《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吃飯嗎》說的什麼為什麼這麼火? ...

2019-7-15 22:23|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70| 評論: 0

摘要: 一篇叫做《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吃飯麼》的文章刷爆許多網友的朋友圈,從其推文的摘要????“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就可以大致預測出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是有關什麼了︰說得難听點 ... ...

《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飯局嗎》說的什麼為什麼這麼火? ...


5月10日,一篇叫做《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飯局麼》的文章刷爆許多網友的朋友圈,從其推文的摘要????“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就可以大致預測出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是有關什麼了︰說得難听點,不外乎是一群大腹便便的中老年男人不甘雄風不再,在飯桌上渾然忘卻禮義廉恥對姑娘們的一點不健康的想法;說的風雅點,也不過是“坐在飯桌周圍的男人們揣好各自的鬼胎,揣摩說話的語氣,有不經意的諂媚與討好,有恰到好處的挑逗”。

文章開頭第一句說︰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後文寫道︰“有了姑娘,具體說是有了飯局之花之後,這個飯局才顯得完整,坐在飯桌周圍的男人們揣好各自的鬼胎,揣摩說話的語氣,有不經意的諂媚和討好,有恰到好處的挑逗,一個圓滑的女人,就是一個滴水不漏的漏勺,泄露出的甜蜜汁液攪拌著一個多情的晚上。”

“不同的姑娘像是不同的菜,露露就像藍鰭金槍魚的上腹 toro,天生神勇,不施粉黛就明艷動人,以至于成了我們飯桌上的吉祥物,我們征戰南北,笑傲江湖。”

《一桌沒有姑娘的飯局還能叫飯局嗎》說的什麼為什麼這麼火? ...

文章發出後,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人覺得是當今食色飯局的真實寫照,“想起我平時的酒局,我把這篇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

還有網友評論︰幸虧我不是個漂亮姑娘,否則我在研究什麼好吃,別人都在研究怎麼吃我。

當然,也有人對原文持反對意見。知乎專欄,A224693“江湖夜雨不熄燈”專門寫了一篇《只有猥瑣男的飯局,才非要胸脯二斤的姑娘》來抨擊原文。

兩位作者江夜雨、林慕白直呼︰活了三十年,終于知道女人只是飯局上的一道菜。

並寫道︰有些人,自詡為文人騷客,自以為看慣綠窗風月、繡閣煙霞,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以為自己是“發乎情、止乎禮”,可明明就是猥瑣當風流,意淫當情趣。


作者以賈平凹式的文風語氣,寫下了一段段帶著老人臭的味道的所謂見解。語言看似風趣幽默,看透世界百態,實則透露著一股子對女人十分不尊重的男尊女卑的舊思想。滿篇帶著莫名的驕傲勁兒,以人上人的姿態,反倒教育起姑娘們在飯局上該怎樣怎樣才配當一碟精致的小菜來了。每一個字都在嚴重物化女性,把男性自身擺在一個絕對不可撼動的地位,實在可笑。但更可笑的是,這種情況卻又真實的存在,這種「台灣式飯局」在現在的社會里不得不說是十分常見的了。

盡管如此,這些優秀的姑娘,即使是以此為養家糊口的技藝的姑娘,也不應該被這樣從頭到腳地像點評一塊豬肉似地評價。姑娘們的價值不體現在酒桌上對葷笑話多麼的從善如流,不體現在酒吧里伺候一個男人多麼的得心應手,更不應該體現在男人們的談笑調侃中。借用網友的一句話︰“老男人在飯局里把年輕姑娘當菜;被當作菜的年輕姑娘把付賬的老男人當冤大頭。誰也不比誰高貴。”

由此可見,即使是到了21世紀,也仍然存在一部分人歧視女性,有著認為她們是男性的附屬品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或許我們改變不了這個現狀,但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不讓自己成為這種人或是這種受害者。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