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風塵女的愛情生活

2019-8-6 04:20|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78| 評論: 0

摘要: 那條街是出了名的“茶館街”,街頭是一個派出所辦事處。茶館街的兩邊是各式各樣的茶館,每家茶館都有自己的名字,“碧螺春夜”、“夜夜香夢”、“美好時光”等等。他們說我是美好時光的“頭牌”,據說我這張臉,在那 ...

那條街是出了名的“茶館街”,街頭是一個派出所辦事處。

茶館街的兩邊是各式各樣的茶館,每家茶館都有自己的名字,“碧螺春夜”、“夜夜香夢”、“美好時光”等等。

他們說我是美好時光的“頭牌”,據說我這張臉,在那些男人們中,是出了名的美。

我時常端坐在鏡子面前,盯著我的臉看。我只覺得那張臉像一副面具,我快忘了自己的真實模樣了。

因為是所謂的“頭牌”,所以我的價錢自然就高些。不是每個男人都舍得出錢睡我的。

進入這一行以後,我賺的錢已經足以把我弟弟繳完大學的費用,我不願看我媽天天坐在家里哭哭啼啼。

我爸走了,跟一個女人跑了。留下我們娘兒仨,孤苦無依。

茶館街,來錢快。我之前什麼都做過,沒有文憑沒有技術,哪個酒店工作都不好做。

但我沒有告訴我家人,我在茶館街上班,他們以為我在化妝品店上班,因為我每次回家都是濃妝艷抹的。

我向他們宣布不再接客以後,老板娘瘋了,她是要拿傭金的,我不接客了,她一個月少了不少錢。

她把我叫到房間,一開始還是小聲地問我︰“你為什麼不接客了?想漲價?”

“不是。”

“那究竟是為什麼?”

我驕傲地拿起手機,把阿左的照片給她看。

照片里,阿左坐在房間的窗子邊抽煙,兩條腿盤著,只穿了一條褲衩,他剛好轉頭看我笑,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每次奮戰完,阿左都要到窗子邊抽一口煙。他說,這時候,是最容易想通一些事情的時候。

老板娘看了照片,吐了一口唾沫。

“你別跟我說,你要從良了?”

“他已經答應了我,我們要在一起,結婚,過正常人的生活。”

“你別忘了,我們的合約還沒到期!你別想這麼輕易離開!”

老板娘氣憤地走開了。

一個風塵女的愛情生活

我看著照片,回憶起和阿左相識的那天。

阿左是一個建築工人,我們這兒,來的最多的也就是建築工人,他們常年在外,和自己的老婆分開,耐得住寂寞的也就自己解決了生理需求,耐不住的,就來找我們。

阿左是我接過的建築工人里面最年輕的,也是最健壯的。

他找到我,說我是那些人心目中的女神。他想看看我長什麼樣。

我听完這話,差點沒笑到一口氣順不過來背過去了。居然會有人把一個風塵女當女神。

那天晚上完事後,我問他︰“怎樣?看到我的樣子,有沒有很失望?”

“長得嘛,還可以;技術,差點兒。”他說完以後,自顧自地在床頭哈哈大笑。

“看來,你老婆技術不錯嘛。”

“喂喂喂,我看起來有這麼老嗎?居然說我有老婆,我可還是小光棍一個。”

“哈哈哈,可能是太黑了,你的年紀被你的皮膚遮掩住了。”

這是我第一次和客人聊得這麼輕松,以前,我每送走一個客人,都不希望再次看到他。

這回,我居然心里頭動了一個念頭,我想著他要是還會來找我就好了。

阿左和我聊了很多,關于他的家鄉,他說那里有很高很高的山,坐火車出來的時候,他看著那一座座山,心里覺得特別暢快,他只想離開那座城市。

阿左在那里有女朋友,只不過,當他準備和她結婚時,她被父母安排了相親,相親對象是個公務員,有房有車,女朋友同意了,阿左也就離開了。

他沒房沒車,沒酒店工作。他憑什麼去跟人家爭。阿左跟我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抽完了第五根煙。

“我走了,白天還有活要干。”阿左穿起褲子說。

“還來麼?”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怎麼會這樣問,這不是我的風格。

阿左看著我,定了定。

“一般不都是說,大哥,下次再來啊。你這問的,都把我問懵圈了。”

我沒說話,就只是淺淺笑著,望著他。

“來來來,你給我打折我就來,哈哈。”

“你來吧,你來免費。”我沖他說。

“為啥?”

“不為啥,你技術好唄。”

“那你等著吧,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阿左跟我玩笑說。

一個風塵女的愛情生活

我可沒當成玩笑,我居然真的開始盼著他來,想看他健碩的背,想听他講故事。

他果然沒讓我等很久,一個星期後,他來了,還帶著一份煎餅果子。

“喏,你上次說你喜歡吃這個。剛好來的路上看到了。”

“這麼貼心嗎?”

“那可不!”

“誰要當你女朋友,那不是要幸福死了。”

我約了他一塊洗澡,這依然是破了我的例的。我沒辦法控制我自己,鬼使神差的,我就這樣做了。

幫他擦洗著身子,他的背總是讓我產生莫名的安全感。

我是被他抱著到床上去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有了一種錯覺,我和他不是金錢和肉體的交易,而是一對戀人在恩愛著。

阿左很溫柔,比第一次還溫柔,他喜歡吻我,吻我的鼻尖、額頭,吻我的嘴,他用舌頭撬開我的嘴巴,挑逗著我的一切感觀。

我似乎從沒有這樣用心對一個男人,沒有牽強,沒有勸自己為了錢好好配合,只是跟著身體和內心的欲望在行動著。

阿左並不知道,我內心在暗潮涌動著什麼東西。他很賣力,興許是為了對得起我說的那句技術好吧。

這一次,阿左抽著煙坐在窗子邊上,他慢悠悠地說︰“輪到你了,該講講你的故事了吧。”

我很想把自己內心的委屈釋放出去,很想跟他說我很累。

千言萬語到嘴里,就只成了淡淡的一句︰“我爸跟女人跑了,我媽身體不好,我弟還在讀書,所以我出來了,干了很多酒店工作,最後做這行,來錢快,你懂得。”

他听完我的話,把盤著的腿放了下來,煙頭在垃圾桶抖了抖。

“你比我還悲慘,我以為你讓我來是同情我,你是個讓人心疼的小姐。”

“不,我有手有腳,做這行不值得任何人同情,這是我自己選擇的。”

“隨你怎麼說,反正我听了心疼。”阿左沖我吐了口煙。

我說了句“討厭”,把枕頭扔了過去。

後來,阿左陸陸續續地來了好幾次,每次,我們都一起洗澡,擦干淨彼此的身子才入正題。

我們偶爾會一起躺在床上看電影,但更多時候,我們是在聊天,講彼此的故事。

每次話匣子一打開,兩人就停不下來了,漫無目的地聊著,說著工地上扯淡的那些事兒,說著老板娘要我加錢的事兒,我們偶爾也會提到未來,提到夢想。

阿左想要的未來,是不再奔波。我想要的未來,是到另一個城市開一家店,沒有人見過我,他們只認識一個全新的我。

一個風塵女的愛情生活

上個星期,阿左心事重重地來了,他全程都處于心不在焉的狀態。總感覺他的心里裝著什麼事。

他氣喘吁吁以後,躺在床上,沒有爬起來到窗子邊上去抽煙。

“我要走了,工程要結束了。”他突然跟我說。

“嗯。”我听完,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覺得心里突然被戳了一個窟窿。

“可是,我突然舍不得你。”

“什麼?”

“我說,我居然舍不得你。想到以後可能見不到你,我就總覺得,很難過很難過。”

“為什麼?”

“我也想不通為什麼,所以我來找你了,我想知道原因。”

“我只是個風塵女,你不應該舍不得我。”

“我沒把你當風塵女,我是說真的,我從來,就沒把你當風塵女過。”

他頓了頓,又說︰“不對,除去第一次。”

“哈哈哈哈哈,你這人真是的,這麼悲傷的時候,你為什麼要開玩笑。”我被他逗笑了。

“在我心目中,你就是個讓人心疼的小姐。”

“可我依然是個風塵女,這是事實。”

“以後可以不是。就像我現在,活在兼差最底端,但以後可以不是,你相信我。”

他居然覺得我在嫌棄他。

“喂,我從來沒說過你活在什麼最底端。”

“那既然我們互相都不嫌棄,我們為什麼不試一試。為了彼此,告別這種操蛋的日子。開始新的生活呢?”

“你這話當真?”

“當真!我想跟你結婚。和一個能聊得來的女人結婚,一定是件無比幸福的事情。”

我沖上去,用力報住他,瘋狂地親吻他的臉。

“我等你,你走的時候,來接我麼?”

“來,一定來,不出一個星期,我肯定來接你。”

一個風塵女的愛情生活

老板娘自從知道我不接客以後,氣憤至極,她在別的小姐子面前毫不客氣地嘲笑我,她說我是痴人說夢,從來不會有這麼蠢的男人,知道我是做這行的還敢娶。

別的小姐子們都聚在一起打賭,賭阿左會不會來接我,結果沒有一個人賭會來。

我等了一個星期,阿左沒來。

我又等了一個星期,他還是沒來。

老板娘勸我別再傻等了,我等這兩個星期,她少賺了多少錢啊。

“他一定會來的,他看起來是那麼實誠的一個人。”我篤定地對老板娘說。

我沒放棄,所以我等來了阿左。

“對不起,工地上有點尾巴沒結,拖了一個多星期才弄好。”

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後來我們就走了,老板娘雖然很氣憤,但還是選擇祝福我。

我們去了一座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城市,開了一家小店。

現在,我們很幸福,有自己的家,有一份安穩的收入,還有我們的酒店小姐。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