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2019-8-6 04:50|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85| 評論: 0

摘要: 看過《東京愛情故事》的觀眾大概都會遺憾故事的尾端完治沒有選擇和莉香在一起,莉香活潑可愛、天真率性,可以說是男性心中女朋友的理想型也不為過,而這樣優秀的莉香居然沒有抵得上優柔寡斷、並不是真心愛完治的里美 ...

看過《東京愛情故事》的觀眾大概都會遺憾故事的尾端完治沒有選擇和莉香在一起,莉香活潑可愛、天真率性,可以說是男性心中女朋友的理想型也不為過,而這樣優秀的莉香居然沒有抵得上優柔寡斷、並不是真心愛完治的里美。這樣的結局讓很多觀眾不願認同接受,對完治的選擇感到困惑不解。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那個總是微笑著,眼楮像月牙一樣的,左眼角下有一顆淚痣的女孩曾是一代人的“夢中情人”。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在機場舉著寫有完治名字的牌子,大聲叫著他的名字,親切地給他取了昵稱“丸子”,鼓勵著懷抱夢想來東京闖蕩心內不安的男孩,“你要這樣想,以前所作的努力,全都是為了這一刻,所以你要戴著胸章,把每一天的回憶,變成閃閃發亮的胸章,抬頭挺胸地戴在胸前”。

聰穎機靈的女孩第一次見到里美就知道他是那個純真質樸的小鎮男孩的暗戀對象,並且好心地充當丘比特,默默給他們制造機會,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她也敏感地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意,並且以一個可愛的“晚安吻”結束了一個不太理想的(關口暗戀的三上也喜歡她,並在十字路口吻了她,被莉香和完治撞到)夜間約會。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暗戀的夢破滅了,生活還要繼續,莉香加入了他們的三人隊伍,陪伴在完治身邊給他帶去娛樂。在這個過程中,莉香時常會被完治刺傷,彼時的完治就像一只刺蝟,看著三上和關口的甜蜜幸福,舔著自己的傷口,只有莉香能讓他暫時忘卻失戀的苦楚。只有在莉香面前,完治才是完全放松自如的。

在這個過程中完治也漸漸被開朗自信的莉香吸引,他們開始了短暫而正式的交往,期間里美卻因為三上沾花惹草而痛苦不堪,時常對完治哭訴,導致莉香與完治產生隔閡。三上在和里美交往的同時喜歡著長崎尚子,里美最終痛下決心與三上一刀兩斷,變回了完治記憶中初愛的那個人。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適逢莉香接到了期待已久的調職通知,一心一意沉浸在愛情里的她內心並不想離開愛人去異國他鄉,莉香一直在等完治開口挽留,只要他說一句話她就會義無反顧地留下來。完治卻始終割舍不下對里美的感情,在兩人之間有些搖擺不定,因為里美的主動示好挽留而錯失了向莉香坦白心聲的機會。

在故事最後,莉香獨自回到完治故鄉的小縣愛媛,並最終等到了前來尋找自己的完治。他們約定在車站見面,這一次她選擇了提前離開,那個總是堅強樂觀微笑著的女孩第一次在列車上哭得不能自己。而完治和里美兩個價值觀相似的人理所當然地走到了一起,哪怕結婚以後並不那麼幸福。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有一個細節,婚後永尾夫婦一起走在東京街頭,完治的鞋帶松了,里美自然地蹲下給丈夫系鞋帶,那一刻完治仿佛是難為情感覺丟臉般地局促不安,讓人想到莉香在街上大聲嚷嚷對他的喜歡時他的羞澀,想必步入婚姻的永尾君也一定忘不了吧。

其實,莉香並沒有輸給里美,她始終沒有贏到的是完治的心,那個從鄉下小鎮獨自到大城市打拼的淳樸男兒始終以一種抗拒不認同的姿態領受著長大于國外的活力四射的都市女子的愛意。在劇中三個男人里,他是最不懂她的一個,然而卻可以說,完治受莉香吸引是必然的。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會被性格與自己完全不一樣的人吸引,卻不一定適合走到最後。完治和莉香可以說是在一個錯誤的時間踫到了合適的人,三年後的完治可能已經可以掌控理解莉香這類的女孩子,卻不可能再有東京愛情故事了。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漫畫原作者說莉香的原型來自于一個不能使自己的愛讓對方覺得舒服的女孩,可能現代都市生活中的很多女孩都會從莉香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她們表面嘻哈故作輕松,看起來宛如情場高手,受傷時用微笑掩飾自己來維護最後一點尊嚴,實際為了掩飾自己期待落空的失落。她們喜歡上了就不管不顧,有時也會像紫霞仙子那樣安慰自己“飛蛾就是那麼傻”,下一次還是會全身心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去,或者留在原地自我折損著。

完治不懂愛得沉重的莉香,莉香也沒有體恤來自小地方的少年卑微的自尊心,而你的暗戀對象也不會明白你看似笨拙別扭的行為底下的深意,你要創造機會去了解他,也讓對方理解你。不是所有湘琴都足夠幸運遇上她的植樹,看似冷漠不在意的直樹其實一直很懂湘琴,他只對她溫柔,而天真單純的湘琴恰恰看懂了總被別人崇拜嫉妒的天才少年植樹的煩惱,他們是天生一對。

每個人都渴望以自己喜歡的方式被愛,一個人說謊話是為了保護自己,只有憨包的豬精女孩才會為了感動別人愛上自己開始一段戀愛喲。

文/阿恆

《東京愛情故事》莉香為什麼贏不到完治的心?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