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學生立志當夜店DJ

2019-8-6 16:29| 發佈者: 酒店經紀人| 查看: 71| 評論: 0

摘要: 年輕人在尋找工作時,除了考慮薪金的多寡,更多時候是在工作中得到的成就感。對22歲的大學生梁正平來說,他的夢想不是建造一棟讓人刮目相看的建築,而是當夜店DJ,沉浸在音樂的世界里,找到認同他的知音。梁正平在新 ...

年輕人在尋找酒店工作時,除了考慮薪金的多寡,更多時候是在酒店工作中得到的成就感。對22歲的大學生梁正平來說,他的夢想不是建造一棟讓人刮目相看的建築,而是當夜店DJ,沉浸在音樂的世界里,找到認同他的知音。

梁正平在新加坡理工學院念二年級時,初次接觸DJ“打碟”(電子混音)的酒店工作。當時僅18歲的他,誤打誤撞加入電子混音社,在朋友的鼓勵下,參加了本地一個大型DJ混音比賽,結果進入決賽,還奪得“最受歡迎作品獎”,讓他下定決心在大學畢業後當夜店DJ。

梁正平說︰“當時沒有想要得獎,但有特別請教一些專人指導,如何混入不同的音效和節奏,讓觀眾和評審驚艷。”

同學們都認為梁正平有當夜店DJ的天分,但他在選擇課程輔助活動時,電子混音社並不是他的首選。

他說︰“剛進入理工學院時,我其實更想加入籃球社,但因為自己實力不夠,沒有被錄取,後來在朋友的建議下,才加入了電子混音社。“

跟父母貸款買二手器材

然而,電子混音社財力有限,沒有辦法購買太先進和昂貴的器材。梁正平于是和父母商量,跟他們借了約2000元購買二手的混音器材,並積極打工存錢償還父母。

梁正平說︰“起初以為父母會反對,畢竟電子混音不是主流行業,沒有想到他們很支持我,還要我無負擔地去追求夢想,讓我很感動。我向二手商買了DJ旋轉盤、音響喇叭和混音組合,當器材送到我家,我親手組裝時,我真的愛上電子混音了。”

2013年完成工院課程後,梁正平必須履行國民服役,被迫暫時放下電子混音,但這段期間,讓他更確定自己未來想當一名全職的夜店DJ。

梁正平說︰“我在部隊里是一名中尉,職缺挺繁忙的,但每天晚上我都會趁休息時間,上網听當時流行的歌曲,然後做記錄,像是可以把哪些旋律融入在現有的歌曲里。”

首次擔任跨年派對DJ

說來巧合,梁正平在2015年年底服完兵役後不久,聖淘沙正好在征集電子混音選手,以物色2019年跨年派對的電子混音DJ。梁正平當時不眠不休,鉚足全力準備應戰。他最終成功擊敗其他23名選手,勇奪冠軍並獲得現金2500元。

梁正平興奮地說︰“我當時樂壞了,因為那是我夢寐以求的,在本地生活的人都知道,西樂索海灘每年舉辦的跨年派對是備受矚目的,而能在萬人面前現場控盤混音,享受我制作出來的音樂,那是我無比的榮耀。”

在夜店兼職當混音DJ

梁正平在比賽後不久,被本地一家夜店相中,受邀擔任兼職混音DJ。目前就讀南洋理工大學工程系二年級的他,每逢周末都會在深夜,到夜店表演現場混音。

梁正平說︰“我很慶幸遇到我的伯樂Tinc,她在比賽時就注意到我,比賽後主動和我聯絡,並推薦我到夜店當DJ。這位伯樂也在忙著籌備自己的混音酒店工作室,如果一切順利將會開班授課,而我也將去那里分享我的學習心得。”

梁正平覺得,很多人都對夜店DJ有錯誤的概念,認為那是一份簡單的酒店工作,但其實不然。電子混音講究臨場發揮的能力,有時還必須面對各式各樣的突發狀況。

梁正平說︰“音樂播不出來是最棘手的問題,我曾經遇到這樣的狀況,全場觀眾都停下來看著舞台,看著我,慶幸酒店工作人員很快便把問題解決了,否則真的很掃興。”

被問及薪酬,梁正平不諱言︰“錢雖然不多,但可以看見我的觀眾因為我的作品,完全放松,並享受其中,這是用金錢也買不到的,我很珍惜。”

新加坡大學生立志當夜店DJ
梁正平4年前開始接觸電子混音,就立志當全職夜店DJ。(受訪者提供)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