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上班、酒店兼差、酒店兼職、酒店經紀、酒店打工、假日兼職、酒店公關、台中金錢豹、高雄酒店老師 、日式酒吧、八大行業、飯局小姐、酒店領檯、制服酒店、禮服酒店、便服酒店、飯局經紀、Pianobar鋼琴酒吧、台南舞廳、舒壓會館工作、酒店小姐、酒店消費、酒店幹部

台北酒店上班、晚上兼差、八大兼職、酒店經紀、暑假寒假打工、假日工作、公關小姐、台中金錢豹舞廳、KTV酒店 、酒吧、八大小姐工作、飯局妹、公關小姐、夜店撿屍、按摩小姐、暢飲酒吧、摸摸茶、坐檯小姐、舞廳消費、酒店服務生、酒店少爺應徵、夜生活娛樂消費、按摩店半套

海戀酒店經紀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酒店上班
查看: 137|回復: 0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複製鏈接]
04_avatar_middle
在線會員 發表於 2018-7-13 16:09: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薇安在美國夜總會里“進修”,她相信,她能嫁給她的客人、“男朋友”七少,為此,還自費買了自己全場。



七少的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美籍華人,他還不記事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他一米八的個頭,是個相貌堂堂、小有名氣的職業撲克玩家,也是我的牌友。

七少的女朋友都是亞裔。我見過的第一個,是來賭場找他的,穿著露臍裝、超短裙、細高跟,她自己搬了張椅子在他身邊坐下,緊靠在七少的胸前,雙眼緊閉,臉蛋紅撲撲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她才睜開眼楮,操著嗲聲嗲氣的台灣普通話問七少︰“可以走了嗎?”

七少用蹩腳的中文回復她再等一會兒,她順從的收了聲,乖乖坐在一旁。

此後一年多,七少換了幾任臉蛋漂亮、衣著大膽的亞裔女友,她們總是深夜才來賭場找他。去年夏天,我結識了他的一位漂亮女友,“七少”這個昵稱是她給取的,她叫Vivian,薇安。

薇安顯然對賭場不熟悉,小心地邁著步伐,東張西望,右手緊緊的攥住雙排扣雪紡罩衫的領口,裹緊上身,露出小半截黑色超短裙和花白的雙腿,腳踩著一雙金色的高跟鞋。

看見七少向她揮手,她快步至七少身邊坐下。

我和七少談論上把牌局,下意識的用眼神飛速的瞟了幾眼這位新人。一不小心,我的眼神被她抓住€€€€她飛快的問道︰你是中國人嗎?”

我點點頭。

她笑容燦爛的向我示好,說︰“我叫Vivian,是中國台灣人”,她把身體朝我的方向湊近了些︰“可以加你的微信嗎?我剛到美國來不久,認識的人很少。”

我瞥了一眼七少,他似乎對我們交談的內容毫不關心。

我加了她的微信,問道︰“你是來上學還是來工作的?”

她答道︰“公司派我來美國上三個月的班,之後就回台北了。”

能被派到美國來短期工作的外籍人士都是出類拔萃的,我瞬間對她刮目相看︰“真厲害!是什麼樣的公司呢?”

她靦腆地笑笑︰“經紀公司……”

“哇,你是演員啊!是接的好萊塢的大戲、還是在洛杉磯取景呢?”

她抿了抿殘留著猩紅色口紅的雙唇,壓低聲音說︰“其實是傳播經紀公司啦,我們微信上聊吧。”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薇安問我七少的情況,而我卻想把“傳播經紀公司”的狀況搞清楚,我在谷歌上搜尋了一番,沒有找到這個詞條。

她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其實就是給男生介紹女生認識的公司啦……”

我猛然想到在台灣新聞里的“傳播女”,頭皮一陣發緊。

我問︰“你在哪里工作呢?”

“紅玫瑰夜總會。我和七少就是在那里認識的,他是來店里的客人。”

我頓悟之前七少的那些亞裔女朋友和她是一類人,也詫異于七少為何會流連夜總會那種地方。

薇安說,她24歲,上過大學,來美國之前,在台北一家工廠的流水線上做質檢員,一個月的工資是25000新台幣。我算了算,大概5000多人民幣。我對台灣的物價沒有了解,但我听說過折合人民幣八塊錢一只的茶葉蛋,那樣的工資水平大概滿足不了一個年輕愛美的女孩子的開銷吧。

薇安說,她是在酒吧廁所里被一個女人拉入行的,“你長得很漂亮哦,目前在做什麼工作呢?想不想掙錢,想不想去美國?”

我不敢相信,薇安的美國夢,始于一個酒吧的廁所里,一個陌生的女人和一個不著邊際的期望。

那女人自稱林姐,說是傳播公司的經紀人,專門物色20多歲的女孩子送到國外的夜總會。林姐還展示了很多女孩子在國外生活的照片,其中一個女孩正在國外的一所大學門口自拍,笑得很燦爛也很驕傲,照片的介紹中寫道︰“我在這里學習三個月就回台灣了。不要太想我哦!”林姐告訴薇安,這個女孩在國外工作三個月,和一個情投意合的熟客結了婚,成功移民海外。

林姐再三強調,小姐是不需要出賣肉體的,尤其是在國外。台灣本土的玩咖們已經被慣壞了,經常要求小姐玩脫衣服的游戲和裸聊什麼的;而國外的法律很嚴格,做這種工作的女生在國外要比在台灣安全得多。“在那里工作兩天就能掙到你現在一個月的工資,運氣好的話也能釣到一個金龜婿,就不用回台灣了。”



薇安反復和我提到台灣經濟不景氣,沒有家世背景的普通年輕女孩子靠正經工作根本看不到前途。

她只和林姐談了幾次,就辭去了工作。她向家里交代的是︰有個為期三個月,去美國免費學習語言的機會;語言過關的話,就能申請獎學金繼續深造。

薇安和林姐簽了“合約”,合約附帶著一張表格,要求她填寫所有的個人信息︰家庭住址、父母電話、上過哪間學校等。為了能順利的去美國工作,她將隱私和盤托出。

林姐安排她和小喬“搭檔入境”。雖然美國對持台灣護照的人實行的是免簽入境,但不少單身入境的女孩遭到海關的質疑,甚至有人被遣返。公司要對入境的女孩提前做好培訓,“我們是姐妹結伴來旅游的”,這樣順利入關的幾率很高。台灣游客入境後可以停留三個月時間,因此,三個月成了小姐們統一的“服務檔期”。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薇安還記得她是四月一日到美國的,一個諷刺的日子。經紀公司的“地接”阿強開了輛商務車到機場來接她們,徑直把她倆拉到了超市︰“盡量把日用品都買齊了,今後再要出門買東西,要麼自己叫車,要麼找我,20美金一次。”

阿強把她們送到宿舍就離開了。一個頭發卷了一半的姐妹急匆匆的將她們引到二樓,“媽咪讓你們快收拾,今晚就要上班的。公司的車子5點半過來接人。”

距離5點半只剩下半個多小時,薇安她們發愁來不及打扮。那位姐妹帶著酸溜溜的口吻說︰“沒關系的,你們是新小姐,隨便打扮一下就行。”

當薇安看到“紅玫瑰夜總會”的真容時,才發現它充其量只不過是個鬧市街頭的酒吧。整個酒吧呈橫條形,吧台在最中央,左右兩邊的長通道上對開分布著鮮紅色的皮革沙發卡座。22個姑娘自覺的圍坐在卡座上,不停不休的與自己的手機對話。

媽咪菲菲姐把薇安拉到一旁,問她有沒有交過男朋友,薇安點點頭。菲菲手一揮︰“那就好了,這種事情不需要學的,你怎樣取悅你男朋友的,就怎樣取悅客人好了。”



薇安耐心地向我解釋“轉台制度”。每桌客人坐定下來,媽咪都會帶小姐去試台,一次只帶一個,如果這桌客人中有男人喜歡她,便把她留下。如果有客人指明要某個小姐去作陪,叫點台;被點台越多的小姐,越受歡迎。

所謂的“夜總會”僅有大小不一的十個卡座,也就是十張台。如果哪個小姐坐了超過五張台,媽咪便不會再領她去試新的台。如果有客人不想讓中意的小姐轉台,可以支付400美金買她“全場”。

被買全場的女孩像是自身價值得到了證明一般志得意滿,不受歡迎的女孩就得挨坐冷板凳。

薇安她們每天工作兩個時段︰下午場和晚場。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下午場,從下午六點到晚上九點,對于客人來說,這是是店里的happy hour時間,酒水有折扣,小姐的台費是一位30美金,小費20美金起。

薇安說,好的時候一下午可以坐五台,台費加小費一起能拿到兩三百美金。收成好的時候,她不會和客人計較小費的多少,客人給多少就拿多少。可到了情況差的時候,比如一下午只坐了兩台,她就會和客人撒嬌︰“我今天下午只有兩台耶,可不可以多給點……”大多客人都會受用。

下午場結束後,有些姑娘會被客人帶出去吃晚飯。蹭不到飯的姑娘則共享店里提供的免費晚餐。我問伙食怎麼樣,薇安發來個白眼︰“就那樣,葷菜只有肥肉和各種動物內髒,看起來很廉價。”

晚場十點開始,凌晨一點半結束。客人們原價購買酒水,小姐的台費也加到60美金一位,保底小費不變,仍是20美金。薇安說,晚上能坐四台就很好了,晚場客人大方,小費五十美金起步,坐四台的話,小費加台費能收進三百多美金。

我嘖嘖道︰“你在洛杉磯也屬于高收入人群了。”

她自嘲的苦笑︰“哪有那麼好,我們來之前都簽了賣身契了,夜總會拿走台費的一半。除了額外要到的小費全歸自己外,保底收入部分經紀公司要分去百分之三十二。所以,我們才更要拼了命的討好客人,拿額外小費。”



第一次見面後不久,薇安約我去喝下午茶。我開車去宿舍接她€€€€一棟位于華人區的一幢老舊聯排復式公寓。公寓里有三間房,兩個女孩住一間。

“屋里破破爛爛的,我就不請你進去坐了。”

我喜歡薇安的坦誠,她的眼楮很大,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她長得很像陳意涵,也有如她那般元氣滿滿的少女氣質,只是比她更年輕、清秀,更像個鄰家女孩。

薇安講起了她見識到的形形色色的客人。洛杉磯的華人夜總會來回來去都是那些人,說台語的和說粵語的居多,也有少數說普通話的中國富二代、說英文的ABC和越南華僑。

一成不變的客戶群,與更新換代頻繁的小姐群體之間形成了“狼少肉多”的局面,客戶的心理滿足預期自然不會停留在喝酒上。

有天下午雲哥買了薇安全場。下午場結束後,菲菲神神秘秘的交給她一張房卡,表揚她做的很好,因為雲哥又買了薇安晚上的“外框”(帶小姐出台,400美金),讓她吃完晚飯後直接去店旁邊不遠的汽車旅館房間。

薇安一驚,那可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她執意不肯。菲菲當即翻臉︰“你不能出台,干嘛要把客人撩起來?!你不給客人暗示,客人怎麼會認為你能出台?”

薇安很委屈︰“他說喜歡我、我也說喜歡他,可那都是為了哄他開心,騙他心甘情願的買我全場啊……”

菲菲面帶怒色︰“你不能出台就早講。有些好客人我就不會介紹給你,介紹給你也是浪費!”

媽咪眼里的“好客人”,就是肯花錢的客人。很多客人都是有賊心,卻想省錢的精明好色之徒。比如,店里有個專在happy hour打折下午場出現的中年客人強尼哥。薇安的同事小喬,與他有過一次正面交鋒。

小喬在台北的夜總會做過兩年陪酒工作,對出台生意並不避諱。有天下午,強尼看上了她,讓她不要上晚班了,跟他回家。通常這意味著客人默認買她晚場外框。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第二天中午強尼才送她回宿舍,直到說byebye了還沒有給她錢的意思。小喬無奈,主動提及。強尼義正嚴辭的說︰“你是雞嗎?你情我願的事情還要錢?你沒爽嗎?我又不缺女人,怎麼會落到要去找雞的地步……”

小喬不想得罪他,耐著性子跟他解釋。原來,小姐和客人出台一次,就要將400美金全數交回公司,結算工錢時小姐可以拿到一半,也就是兩百美金。所以,小姐曠工一天要交的違約金就是這樣算出來的︰缺席兩場,共交給公司800美金,退回400美金。

小喬說︰“不管我是不是雞,總不能讓我為了你曠工,還得自己掏錢給公司吧。”

最終強尼勉強掏出兩百美金,美其名曰︰“就當我幫你交誤工費給公司了,也算保住了你的名譽。記住,千萬別學人出來賣。”小喬只能把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吞。



七少這樣既年輕又有錢的客人,給了薇安希望。“我們第一次見面他就看上我了,花400美金買了我全場,我們很談得來,當天晚上就去開了房……”

薇安忽然打住,臉蛋像喝了酒那樣,紅成一顆好看的隻果︰“我不是隨便的女孩,我和七少開房不是為了錢,我也從沒和其他客人去開過房,真的。”

一說到七少,薇安明亮的大眼楮里流淌著幸福的溫情。有希望總是件好事,我心想。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我無意間說起︰“我認識他好幾年了,從不知道他會去那種地方……”

薇安趕忙為七少開脫,“他只去過一次,和他的兩個台灣朋友,也是撲克玩家。他說他只是太寂寞了,平時沒什麼機會認識女生。自那次相遇後,我們就在一起了,他也再沒去過夜總會。”

我猶豫片刻,忍不住八卦起來︰“他讓你住去他家了?”

她垂下眼瞼,幸福的紅暈漸漸從雙頰退去,輕聲說︰“沒有,他說不方便,他安排我每天住在酒店,那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啊……”

轉而她用白嫩細長的雙手托腮,自言自語道︰“其實我很少去酒吧的,偶爾去一次就讓我踫到了林姐,來洛杉磯又遇到了七少,他的媽媽也是台灣人,這就是緣分不是嗎?”

我沒有回答她,她也不需要我的回答。我反問︰“七少是他的中文名嗎?”

她笑得很甜,愛意滿滿︰“他叫Seven嘛,于是我就給他取了個中文名‘七少’。”

我知道Seven並不是他的真名,薇安去賭場找過他,卻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嗎?抑或是她鐘情于她賦予他的愛稱吧。

薇安忽閃著大眼楮滿懷憧憬的問我︰“我不想回台灣,我想和他在一起,想留在美國。你說,他對我也是認真的嗎?”

她的問題讓我無法作答︰“也許吧……”

“對了,你認識他很久了吧?你有見他帶過其他女生去賭場嗎?”

我把目光聚焦在面前的那杯奶茶上,大力吸了一口︰“沒有。”



我認識薇安時她已在紅玫瑰工作了一個多月,她告訴我,四周就像是過了四季,四季的交替變化和巨大落差。

她上崗的第一周,媽咪對她關愛有加,積極的領著她去每一桌試台,即便她滿台了,也會帶她去新來的客人桌前炫耀︰“剛從台北來的新妹,下次來的時候試試看哦!”

第二周是最鼎盛的一周,媽咪繼續向沒光顧過她的客人極力引薦她。另一方面,上周來過的客人中又有想要點她台的男人。她作為新人,無疑是這個小世界里風頭最盛的女孩,像招搖的花蝴蝶。

到了第三周的結尾,就近乎有些秋風掃落葉的意味了。大部分來店里的常客都已見過她,媽咪帶她試台的頻率明顯下降。而到了第四周,情況更糟,經紀公司又從台北速遞過來四五個“新貨”,要想盡多上台,只能爭取讓熟客點自己的台。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薇安回想當初來的時候,她低眉順眼的用微微顫抖的雙手給客人斟酒,心怦怦直跳。有客人逗她︰“新來的呀,會喝酒嗎?不會的話少喝一點啦。”

而過了一個月,同一個客人,則言語冷淡地問︰“能喝酒嗎?不喝酒就不要坐這張台啊。”她一個勁兒的說會,一面喝酒,一面說著甜言蜜語,生怕對方心生厭倦。

七少是她坐冷板凳時唯一的安慰。

五月底的一天,菲菲宣布,她的生日快到了,屆時在店內舉辦生日party,每個老小姐必須找客人訂台,並讓客人掏400美金買全場。下午場和晚場都完成不了的,下周概不帶台。

薇安既沮喪又無奈︰“他們總是想方設法的逼我們做業績。誰會買我全場?”

我問︰“那其他女生能找到嗎?”

她飛來一個復雜的眼神,答道︰“能出台就可以。”

我懂了,如果薇安肯跟雲哥開房,就不會找不到人買她全場了。



和薇安同屋的小喬很快就和她的“相好”敲定了party的時間和“任務”。薇安在我面前堅稱,小喬的“相好”只是相好,而七少才算得上真正意義上的男朋友。

小喬的相好是位祖籍台南的商人€€€€泰叔,他常在紅玫瑰的下午場請客戶喝酒、談生意,然後領著客戶和幾個小姐去附近的高級餐廳吃飯。他有家室,吃完後通常乖乖回家。偶爾會借故向老婆請假,帶著和他女兒年紀一般大的小喬去酒店。

像泰叔這樣常來店里的台灣客人,很多都是玩夜總會玩了十多年的老玩咖,他們愛懷舊,愛八卦。小喬听他說,菲菲姐是圈中的老人,已經35歲了,南征北戰了十多年,從小姐做到媽咪,代表了小姐中最識時務、最知妥協的一群人。

薇安不喜歡菲菲,“她只看錢和利益,對小姐壓榨很厲害。據說住在她家的兩個小姐每天還得為她洗衣服做飯、幫她的貓咪鏟屎、洗澡。”

我半開玩笑的向薇安打听︰“你們店里有沒有’頭牌’什麼的?”

薇安不咸不淡的說︰“要說有的話,就是那個叫沫沫的女生,她比我大兩歲,新竹人,她原本是真想當藝人來的。”

在薇安口中,沫沫是被台灣通告圈淘汰下來的藝人,可她卻在海外風月圈找到了一席之地,聲名在外,她很漂亮,每年在洛杉磯停留三個月,很多客人都知道她。

“菲菲很喜歡她,知道她是老小姐,也還是願意帶她的台。她有三個固定的相好,一個富二代學生,一個做工廠的台灣大老板,還有個蓋房子的包工頭,他們一來個個買她全場。她收禮收到手軟,連卡地亞腕表都有人送她誒,我就不明白是怎麼可以做到她那樣的。”

“你羨慕她嗎?”

薇安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動了下,“付出與得到都是成正比的,有些事情我做不到,人家能做到,我有什麼辦法。”

在後來的見面中,我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短。她起得一天比一天晚,每周唯一的一天休息日也幾乎沒有,要休息就會得罪媽咪,後果不言而喻。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她比剛來美國時胖了,眼袋下的浮腫明顯,皮膚蒼白無光,疲態盡顯。她不再是那個活潑動人的洋娃娃,而是被過度攝入的酒精侵蝕到生物鐘紊亂的無精打采的邋遢女人。



我去賭場打德州撲克,踫到與七少同桌時,提到過薇安︰“我和你女朋友……”

“We are just dating……”他不客氣的打斷我。

在美國,“還在約會”是雙方沒有發展到男女朋友關系程度的一種表達,我知趣的閉上了嘴。

一天午夜,薇安發信息給我︰明天下午6點來我公司,我請你喝酒。我的心中五味雜陳,被小姐請去夜總會喝酒,還是第一次。

第二天,我按照地址找到了紅玫瑰夜總會。迎客的服務生面帶疑惑的望著我︰“來找工作的?”

我吞咽了下口水,說︰“能不能帶我去薇安定的台?”

我跟著服務生摸黑來到一張卡桌,走近了才看到桌前坐著兩個人,薇安和七少。薇安化上了濃妝,在昏暗的光線下神采奕奕,光艷動人;七少脫去平日里打牌穿的休閑裝,換上黑色潮牌T恤,頭發打理得 亮。他們如此般配。

我早該想到的,她讓男友七少來買她全場了,順便請我喝酒。

那天人很多,煙味濃重,音樂聲、骰子聲、女孩們興奮的尖叫聲交織成一片。薇安興奮的指給我看,誰是她的朋友小喬,誰是“頭牌”沫沫。小喬叼著煙,老練的與客人玩骰子。留著金色直發的沫沫,穿著粉紅色的抹胸,在人群中分外顯眼,她坐在老男人的大腿上,兩人上身交纏在一起,忘情的擁抱接吻。

我一眼認出了菲菲,她個頭雖小,那派頭卻是不容置疑的指揮者。她往來穿梭,掌控全局,與男人們推杯換盞,與女人們竊竊私語。

我正看戲看得興起,薇安倏地把嘴唇貼近我的耳朵大聲說︰“我今天是自己買自己全場,請你和七少來喝酒的!”

“為什麼不叫七少買呢,他又不是沒有錢?”

“我沒把他當客人!也不想讓他覺得自己是客人!”

她的嘴里、鼻孔里呼出一串串酒氣,24歲的臉龐還帶著些天真,卻比上一次看來又多了幾點滄桑。



菲菲的下午場生日party結束後,薇安醉意朦朧的躺在卡座的沙發上睡去了,並沒有人灌她酒。七少把我拉到店外,沒頭沒腦地扔給我一句︰“你去告訴她,我們是不可能的。”

他的臉色緋紅,樣子有些激動︰“她剛才一直問我會不會娶她,什麼時候和她結婚,No way!我之所以到這兒來找女孩(girl,not girlfriend),只是這兒的姑娘在美國沒有生活,沒有後顧之憂,可以一起輕松愉快的玩耍,僅此而已!她們在這兒誰都不認識,甚至沒有車,所以一切都會听我的,這讓我感到很開心。但為什麼到最後每個女孩都問我會不會和她們結婚?為什麼她們都想要和我結婚?是想要留在美國嗎?美國到底有什麼好?我媽媽就是這樣留在美國的,可結果呢?”

雙方都亮出底牌後,也就形同于撕破了臉。七少把薇安拉黑了,薇安總是喝醉,喝醉後問我是不是在賭場,有沒有看見七少。她想要到賭場找七少當面說清楚,卻連賭場的門都不敢再踏進。畢竟,這里不是她的世界。
去美國夜總會進修

劇照 | 《榴蓮飄飄》


薇安離開美國時對我說︰“林姐有兩句話最打動我;如果漂亮女孩子不能夠用漂亮為自己爭取到更多東西,老了是要後悔的;什麼都是假的,只有錢是真的。我當初太傻了,七少條件那麼好,怎麼會真心喜歡我?我白白陪了他兩個月,為了討好他花錢買自己全場,簡直蠢透了,我不會再對那些男人認真了。既然我已經這樣了,就要趁年輕多掙錢。”

她透露過被派到紐約的另個台北女孩的情況。紐約的華人夜總會是盛行“毒趴”,那兒的小姐的作用是陪癮君子們吸毒作樂,不吸毒的小姐沒有任何市場,“放得開”的女孩們可以掙到很多錢。

那個女孩一開始就想回台灣,但公司拿她的隱私資料相裹挾,硬要她做滿三個月。久而久之,她也像其他女孩那樣,為了討好客人、為了掙錢,抱著僥幸心理嘗試毒品。做滿三個月時,她選擇了滯留紐約繼續掙錢,每晚和癮君子們尋歡作樂€€€€她也成了其中一員。

薇安回台灣後,和我的聯系越來越少。她很忙,朋友圈的狀態很熱鬧,先後在新加坡“進修”,和“旅居”澳大利亞。我猜經紀公司把女孩們“回收”再利用,派她們去世界各地的聲色世界里出盡風頭。

上個月,薇安發了條朋友圈,她又來美國舊金山“學習”,可她沒有給我發過一條信息。或者,她已經徹底融入了夜的世界。

年輕的紅玫瑰以為自己是世界上一道繁華的風景,不曾想她們只是花花世界的邊角料,在暗夜里綻放她們的魅力,直至枯萎。

作者張火麟,洛杉磯小白領

編輯 | 金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qq_login

本版積分規則

酒店上班酒店消費

Archiver|手機版|台北酒店經紀公司 |網站地圖 Sitetag

GMT+8, 2019-6-19 01:38 , Processed in 0.159706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未滿18歲者不得瀏覽Copyright © 2019 海戀娛樂經紀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