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孩称在宿舍被同学强迫脱衣拍裸照(图)

[複製鏈接]
15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puler307311 發表於 2011-7-28 11: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昨日上午10时许,王女士陪着女儿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门诊等待治疗。 记者 白琳 摄

  小月(化名)在学校206寝室内被6名同班女孩拍摄裸照后,心理有阴影,说啥不肯去上学了。小月家长称,“孩子被强行拍摄裸照”;另一方家长称“她是在劝说下自愿的”。无论怎样,这一切都不该发生在校园里,更不该发生在一名年仅16岁的花季少女身上。

  不敢去学校 同学都笑我

  上午10时许,王女士陪着女儿小月等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理科门诊的候诊室里。坐在长椅上,小月一直拽着妈妈的胳膊不肯撒手。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小月娇小的身躯仍然在发抖。一会儿,小月将头埋在妈妈的怀中用力地蹭着;一会儿,又不停地用手揉搓着搭在胸前的围巾一角。

  为了不再刺激小月幼小的心灵,记者表示想与母亲王女士单独聊聊,可是小月却拽着妈妈的衣角不放手,“不想自己待着。 ”记者与王女士随后的谈话,不断地被小月打断,她时而让妈妈亲亲自己的脸,时而不断敲击着长椅,显得局促不安。

  王女士告诉记者,小月今年16岁,在沈阳市旅游学校读高职班一年级。孩子上学还不到半学期,从6月份开始就不愿意去上学,放暑假也是一个人躲在家里,不爱出门,“尤其是9月份开学以后,说啥也不去,就让我跟老师请假。 ”“孩子跟我说她不敢去学校,班上同学看过她的照片,都笑她,鄙视她。 ”王女士说。

  强迫脱衣服 对我一直拍

  “每天问一点,她就说一点”,用了近一个月时间,王女士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6个同班的女同学将女儿带进寝室听嗨曲、摇头、拍裸照!其中还有一个是班长,prom dresses under 100。”红着双眼,王女士说,6月的一个下午,学校少一节课,下午3时10分就放学了。小月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被班上一名王姓同学带到寝室玩。“在207寝室门口,被叫到107,玩了一会儿后,被该寝室的同学‘送’到206寝室。”小月补充道。就在206寝室中,发生了让小月难以承受的一幕。“一个同学堵在门口,另外5个同学将我头发上的皮套拽下,让我用手扳住寝室里床铺的梯子,一边放嗨曲,一边让我使劲摇头。摇了一会儿,她们就强迫我脱衣服。”小月称,几个女孩拿出手机,对着自己一直狂拍。

  说到这,小月再次显得很烦躁,手不停地摇晃着候诊室的长椅。

  对方已道歉 说没扒衣服

  知道女儿在学校被欺负,王女士曾经找到学校,“班主任将拍照片的几个孩子叫到办公室,几个孩子承认拍照,并且向我们赔礼道歉。本想孩子还要在那读书,想就这么算了。可是每天看着女儿在家一会哭一会笑,tory burch free shipping,嚷着让我去学校解决此事,我实在坐不住了。 ”王女士紧紧咬着嘴唇,流着泪说。

  10月27日下午2时,校方将王女士和小月找到学校,mac makeup wholesale,与对方6个孩子的家长协商解决。“在学校等了1个小时,负责此事的学生处陈主任才露面。 ”在王女士提供的录音中,陈主任先称“对方家长不承认此事”,随后又代表对方承认,“当时是拍照了,但衣服是她(小月)自己脱的。她们说小月买了新的胸罩,脱了让她们看。 ”

  小月否认了这一说法,坚持称自己是被对方“扒的”。同时,录音中陈主任强调“对方家长的意思,赔偿是不可能的。 ”录音中,该校一名肖姓校长表示,因为事件本身发生在同学之间,又过去了几个月之久,对于事实的甄别比较困难。 ”肖校长同时称,学校的调查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小月的班主任冯老师表示,此事已经在9月份开学时处理过一次,“当时对方几个孩子说是劝她脱的衣服,没有强迫,并且当时几个孩子已经道过歉了。 ”王女士称,在学校走廊里,对方的一名家长称:“与我家孩子没关系,愿意走法律程序,tory burch bags on sale。 ”一名当事女学生更是表示对当时情况已经“记不住了”。

  班主任声称 没见过照片

  10月29日,一位学生处的陈老师代表学校到家里看望小月,“带一个果篮来的,被女儿给扔出门外了。 ”王女士表示,校方愿意承担小月的心理诊断及治疗费用,并且为小月保留学籍,但对于王女士提出的发给毕业证的要求,予以拒绝。

  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沈阳市旅游学校。得知记者来意,保安一句“领导不在,不能进去! ”将记者拦在门外。随后,记者与小月所在班级班主任冯老师联系,冯老师表示:“已经下班了,不能回答任何问题。”当记者追问学校是否对小月的不雅照片进行处理时,该班主任表示,“从来没看到过照片。 ”

  王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是一位单亲妈妈,家里生活仅靠自己在一家旅店打工维持,每月仅有1000多元的收入,除了供女儿读书,还要供养小月的姥姥。“小孩间打打闹闹也就算了,可对一个小女孩做出这样的事,对孩子影响太大了。 ”王女士说。

  律师说法

  辽宁同泽律师事务所葛威律师表示,这几个拍照片的女孩已经对受害人的隐私权构成侵害。学校对其他孩子有管理不到位的责任。这几个女孩的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向受害人给予赔偿。如果对方不承认扒光受害人衣服,可以由受害方承担举证责任,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

  专家态度

  沈阳沈信心理学校校长、沈阳市心理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国臣表示,purple dresses,这件事件的孩子们都处在叛逆期,他们的价值观、道德观还没有成熟,不会合理宣泄自己的情绪,做事不计后果。但我觉得社会应该给这些孩子更多的宽容,进行疏导和教育,让情绪宣泄找到一个合理向上的方式。

  小编点评

  16岁花季少女的遭遇让人心痛、压抑,而这件事的重点恐怕不应纠缠在是“扒”还是“脱”上吧!怎样帮助受伤的孩子尽快走出这个阴影,让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更值得思考。家长们也真的不能再只关心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更要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学校、家长和社会都应该对校园暴力事件负责。

  记者 吕洋 李娜 实习生 薄琳 李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