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API 父母几年来轮流背智障儿上学(组图)

[複製鏈接]
59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swisn090 發表於 2011-7-28 21: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妈妈边走边流泪,谢贵阳悄悄替妈妈拭去眼角的泪水。
这么多同学背着、扶着谢贵阳上厕所

  他智障,无法站立,更无法走路,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但他想读书。为了儿子这个心愿,几年来,父母轮流背他上学放学;在学校,同学们背他上厕所,背着他到他想去的地方……

  前日,14岁的谢贵阳坐在五年级二班教室里,明显比其他同学高许多,却坐在第一排。班主任陈老师说,让他坐第一排是为了让父母背他上学放学方便些。

  一个大人,背着60公斤重的孩子,每天早上送到学校,下午放学再背回家――两年多来,酉阳县丁市镇中心小学的师生们已习惯这个画面。

  “哪怕我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也要读书。”

  6年前,从小智障的谢贵阳又被查出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一年后不能行走,两年后完全无法站立,从此开始了这种在别人背上的生活。但他一直没改变自己最大的心愿――读书。

  二年级读完后,谢贵阳休了两年学,去父母打工的广东治病,花完借来的12万元,最后医生告诉他父母:“你们花再多钱也是枉然。”

  “那我就继续回学校读书吧――哪怕我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也要读书。”谢贵阳对父母说。

  “我们也不知道他能陪我们多久,也许十年,也许一年。我们能做的,就是拼了命满足他这个要求。”母亲龚素清说。

  于是,这个贫困的家庭就在场镇上以每年1500元的“高价”租了套房屋,方便儿子读书――虽然他们的家并不远,就在丁市镇丁市市4组,离中心校仅1个小时路程。

  谢贵阳说话有些不明,成绩也并不好,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刚刚及格。因为病,他的双手也渐渐无力,别人写10个字的时间,他只能写一个字,但很工整。老师布置作文时,其他同学都写完了,他才开个头,但老师从不责怪他。“他已经尽力了,甚至比其他同学付出更多。”班主任陈老师说。

  “再苦,也要背儿子上学,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刻。”

  2007年夏天,房子租好后,父亲谢国光不得不再次前往广东打工,在一工地做木工,月工资1200元,要养这个家,养老人。以前夫妻两人打工每月可挣2000来元,孩子交给年迈的爷爷照顾。但不能走路的儿子重新回到课堂,就得留下一个人照顾他。

  “你去吧,我背他上学。”龚素清说。就这样,每天早上天刚亮,她就得起床,安排好一切后,开始给儿子穿衣服:“他身子是软的,冬天给他穿衣服得花一个小时时间。”

  匆匆吃过早饭,龚素清就背着儿子去学校。因为无法运动,谢贵阳越长越胖,14岁的他体重已近60公斤,龚素渐觉吃力。出租屋距学校只有约500米远,但母子俩却要走近20分钟。送过儿子后,龚素清就开始在镇上一个干洗店打短工,换取每月400元的工资。中午她还要回家做好饭给儿子送去,晚上又去接他回来。

  一天下雨,她背儿子回家途中,突然觉得头一阵发晕,就将背上的儿子抵在墙上,靠着休息一下。哪知谢贵阳渐渐滑向一边,掉在地上,右脚踝脱臼了。“他躺在地上,只是叫痛,我怎么也无力拉他起来。我们两个就这样坐在泥地里放声大哭。后来,还是一个过路的好心人帮我把孩子抬回家。”

  那天,龚素清第一次对儿子说:“儿啊,乾脆我们别读书了……”她接下来的话没说出口,那就是“你读书有什么用,能活多久都不知道”。

  谢贵阳听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流泪。从此,他像变了个人,吃饭时,他会对妈妈说:“你把饭放在地上吧,这样我也能给你添饭了。”妈妈做家务时,他会坐在小板凳上,用手艰难地向前挪动身子,给妈妈倒开水。妈妈背着他时,他会悄悄用手替妈妈拭去汗水和泪水:“妈妈,我要读书。我能帮你做事,我有用。”

  儿子一个细小的举动,就能让龚素清流下眼泪,她发誓,再苦,也要让儿子读书――直到他生命最后一刻。

  “妈妈,你背不动我了,让爸爸回来背我吧。”今年初,谢贵阳对妈妈说。龚素清何尝没这样想过,只是谢贵阳不明白,爸爸打工,工资比妈妈打工高一些,让爸爸回家照顾他,妈妈去打工的话,就意味着这个家每月要减少好几千元钱收入。

  “我回来吧,我们再节药点,他比正常孩子更需要爱。”谢国光在电话里这样对妻子说。前不久,爸爸回来了,妈妈也准备走了,在广东一个工地当杂工。

  他在学校上厕所,全靠4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同学

  “谢贵阳刚到我们班上来时,我也很不解他父母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牺牲太大了。现在,我才明白,这就是父爱、母爱的伟大。”班主任陈老师说,谢贵阳虽然平时无法和同学有太多的交流,但他的到来,改变了很多同学的思想。

  “他对知识的渴望让我们感动,我们应该珍惜学习机会,向谢贵阳学习。”同学左广说。

  在学校,谢贵阳最不方便的是上厕所。他到学校第一天,班长张国周就召集了同学左广、张灿和王庆,4个孩子开了个小会,研究如何帮助谢贵阳上厕所。两年多来,谢贵阳每次上厕所,都是靠这4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同学。而他们也在两年多时间里总结出了一种最省力的办法――一个孩子背,两个孩子抓住腿向上提,剩下一个扶住身子防止倒下。大便时,2人提身子,2人稳住腿,其他孩子拿纸给他擦……

  为尽量少给同学增加麻烦,谢贵阳很少喝水,以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一天放学很久了,妈妈还没来接谢贵阳,张世周就叫来十多个同学,轮流将谢贵阳抬回了家。“那天我发高烧,站都站不起来,就想休息一会再去接他,可还没出门,就看见一群孩子抬着儿子回来了,我无法想象,这群10来岁的瘦弱孩子,是怎么将120斤重的儿子弄回来的。”看到这群可爱的孩子,龚素清眼睛湿了。

  谢贵阳很少说话,面对记者,短信API,他几乎只有一句话:“我想读书。”但在他一篇没有写完的作文中,他这样写道:“我的爸爸妈妈很辛苦,为了让我读书,他们付出很多,我爱我的爸爸妈妈,我爱我的同学,我的同学一直帮助我,他们真好……”

  当陈老师在班上给同学们读这篇作文时,不禁泪流满面,很多孩子听后都哭了。龚素清和丈夫也哭了:“我们从没听儿子说过这些话,原来,他虽然笨,但是远比我们想象中懂得多。”

  首席记者 周立

  摄影报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