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上班,酒店兼差-禮服酒店經紀人

[複製鏈接]
006
hash_6b169138a98ef0526160ffd71b505e96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1-7-29 05: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酒店上班,酒店兼差-禮服酒店經紀人沒有錢,是不是就不配有愛?
( S$ d, x! n/ [$ B& h+ v" P台北酒店經紀人※桃園酒店經紀人※中壢酒店經紀人※新竹酒店經紀人※台中酒店經紀人※台南酒店經紀人※高雄酒店經紀人應徵酒店公關小姐
' v) H% z' B3 d  U- @0 z 酒店上班,酒店兼差-禮服酒店經紀人
* N" d# D* t1 @/ T- Q. ~夏天來臨之前,阿梅決定要走。離開與男友 在東圃 租住了三年的小屋,辭掉天天看主任臉色卻因生計而默默隱忍的酒店工作,放棄那個五年來不曾停止對夜生活埋怨的男人。這一次,她決定不再委屈自己,撕破臉,不要臉,也要喊出她對這男人和這夜生活的憤恨。她不想自己的下一個五年還是就此蹉跎。
1 e" D1 q9 {$ [! _( u. |- K* r+ M! z/ o" o% H
勇氣來得簡單。只因為電腦壞掉,清理硬碟時,阿梅看了一遍五年來自己的照片。跟他在一起的五年,容顏日益枯萎,神色日漸黯淡。不是那種自然的衰老,而是被夜生活的重負壓得喘不過氣來的疲憊。人比以前胖,可是胖得像是充了水的氣泡,腫脹著,卻失去光澤。眼神一天渾濁過一天,那後面是整天在菜市場被雞毛蒜皮、錙銖必較的瑣碎磨掉的純真;是在公車、地鐵裏被擠到毫無尊嚴,渾身散發出的戾氣。身體還是年輕的,但已不再有活力。對夜生活失去了熱情和朝氣,言語中只有冷嘲熱諷。一張張翻過照片後,阿梅甚至感到絕望。這個自己,為什麼那麼可怕、可悲又陌生?
- Z( b9 E  E; Z0 T7 ]: F3 I5 {  d7 Y/ f  L
跟所有從都市走出來的小姐一樣,阿梅渴望著能因為有愛 人的臂膀,就能在這個城市扎根。普通大學畢業後,好不容易找到了酒店工作,過著名義上是小白領實質上是藍領的夜生活。0 q- T  t0 M' d- s# O) F

. E; `1 N7 d7 m' |男友是大學同學,愛說愛笑,但心胸狹窄。如果哪天他下班回到家,沒有跟阿梅訴說辦公室A是多麼無能、B是多麼會拍馬屁、C是怎麼踩在他頭上,那一定是他那天沒有去公司上班。剛開始,阿梅覺得這是坦誠。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能有幾個男人如此面對自己的情緒?但慢慢的,負面情緒就像吸血蟲一樣吸光了阿梅的活力。當男人說完抱怨後,阿梅也沒了心情。兩人對坐,只剩愁苦。錢,有的,但太少;煩惱,有的,且源源不斷。
& e  @" t! u* w" e) D7 b, r7 S1 K$ q. M' q
日子總得過下去。三年,搬了三次家。越來越往東走,簡直跟上了台北城市東拓 的步伐。這樣的日子看不到盡頭。愛經不起稀釋,或者說,在這樣僅能保證溫飽,其他一切都無從談起的生存境遇裏,愛開始變得可疑。阿梅有時候恨自己,為什麼我不是一個蕩婦?為什麼我不能翻臉不認人、只認錢就好?我為什麼要講什麼真感情 ?有時候,她會抽離了自己看待這份關係。那另一個自己浮遊在空中,冷眼看阿梅,問她———這就是你想要的?你一輩子就要這麼度過嗎?
9 i  }  Y% X8 B0 k, L0 v4 m; ]" Y$ I* T
在困苦中,男人比女人更沒有韌性。男友的脾氣越來越暴躁,做愛時粗暴地驅使著阿梅的身體。爭吵很容易就升級到辱罵對方的人格和家庭,互相的鄙夷、羞辱 ,在愛被扯開了面紗後,慘白暴露出來。阿梅打電話給在東區打工的姐姐:“沒有錢,是不是就不配有愛?”9 W! Q! c1 q" V# h: t# Y
% L( h' B+ W+ W. c# H
阿梅決定離開。物質的匱乏到了一定程度,人的自尊也不保。沒有自尊的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互相摧毀。' O) J# |2 i" G

* R1 V) g1 F5 E# f5 J' M 1 s( t& d9 _% _$ y$ c8 B) f) x
《 酒店酒店工作、消費新資訊 》 酒店經紀台北市東區便服店、中山區最夯禮服店家高薪徵求優質公關佳麗、領檯、兼差、兼職、正職均可、酒店長短期兼職、寒假暑假酒店打工,可日領,歡迎試上!
list
right
stop
lef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