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因失业患病欲自杀获心理干预(图)

[複製鏈接]
89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puler744672 發表於 2011-7-31 15: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农民工进城务工并不能極樂融入城市生活

  失业又患病欲轻生   心理干预后重拾生活信心

  绝望农民工的新生四小时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文/图

  12月20日上午,湖南省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接到一个陌生男子打来的求救电话:“我不想活了,生活让我很绝望。”原来,工作的压力和病痛的折磨让这个年仅30岁的男人感叹人生路窄,生活让人绝望。在开福区一个桥洞里睡了3天3夜后,他动了轻生的念头。

  刘立京马上联合长沙市心桥婚姻家庭维情咨询中心主任朱桂强,对这名名叫王军(化名)的男子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心理干预,终于使其打消了自杀念头,随弟弟返乡治病。

  失业又患病让他绝望

  “我不想活了,生活让我很绝望。”12月20日一大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的清梦。在电话那头,一个名叫王军(化名)的男子诉说起自己的种种不幸,想一死了之。

  在了解到该男子所在位置后,刘立京匆匆披上大衣,立即前往开福区月湖小区。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探寻和追踪,刘立京终于在月湖公园旁一个桥洞下看到了王军。他正蓬头垢面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经过交谈,刘立京了解到王军是湖南湘潭人,家中有年迈的双亲和4岁的孩子。婚后,王军一直在长沙从事建筑行业,妻子也在长沙某食堂务工。

  “我原本投资搞建筑工地,后来失败了。两年下来,我没有拿到一分钱,反而欠下了一大笔外债,wholesale coach wallets。”没说两句,他就泣不成声。“2009年,我不得不离开这个行业另谋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担任保安期间,王军常无故晕倒,后经诊断为严重贫血。由于身体不适,一个月前,王军不得不辞掉工作,开始孤独地流浪。

  “我们边走边聊,才步行50米远,他就因体力不支险些晕倒。”考虑到王军的身体状况,刘立京建议王军,mac pigment,跟自己去位于东塘的心理咨询室内详谈。

  睡桥洞三夜后决定自杀

  “聊天过程中,我们得知接到电话前,王军已在那个桥洞睡了3个晚上,这个地方离他妻子的工作地点很近。”长沙市心桥婚姻家庭维情咨询中心主任朱桂强向记者透露。“因为无意中看到一张写有长沙市心理学会电话号码的报纸,王军才拨通了求助电话。”

  虽然王军和妻子同城务工,但因为工作地相距甚远,加上经济条件所限,他们一个月也难见一面。“看到这个衣衫不整、落魄无助的男子,我们都很心酸。”朱桂强得知这名男子数日未进粒米,他和刘立京在桥洞附近的饭馆请他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大多数自杀者在轻生前都会犹豫不决,会想到自己的家人,从而产生强烈的求生欲望。”刘立京分析说。

  王军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何时才能完全康复,男人的自尊心让他选择独自扛载所有压力。“在他们(亲属)眼中,ferragamo men,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王军甚至没有告诉妻子他的病情。长期在外务工却挣不到钱的困境,在王军和家人之间立起了一堵墙。直到花光身上最后一张零钞,王军试图用死亡结束流浪生活。

  为了让王军逐步打开心锁,专家想让他与家人通话。王军却拒绝接听父亲的电话,其父透露 “儿子很正常,就是喜欢喝酒”。然而,喝酒并不能消退王军内心的压力和苦闷,他在桥洞徘徊了三天三夜,最终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随后,专家们又给王军的妻子拨打了电话。经过一番推脱后,王军才用颤抖的手接过手机,瞬间泪如雨下只说出3个字:“对、不、住!”

  经4个小时心理开导终回家

  “想到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和贤惠的妻子,我就觉得自己很没用。不能挣钱养家,无法尽到男人该有的责任和义务。”在与心理专家的沟通过程中,王军反复埋怨自己的无能。

  “你必须明白,任何事情,一个人是扛不起来的,它需要你的家人和整个社会的帮忙。无论父母还是你的妻子,谁都不会放弃你,亲情不会因为你的病痛而改变。”刘立京引导王军减少内心的负罪感。

  朱桂强则用以往接触过的案例说服王军:“生活总有坎坷,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工作压力大家都有,人生在世,病痛也是无法避免的。要积极面对身体上的不适,及时治疗才会有所好转,一味消沉等待只会让自己身体更难受,christian louboutin heel,心理更煎熬。”与心理咨询师长谈了近4个小时后,王军的情绪才慢慢舒缓,打消了自杀念头。

  当天中午12时30分左右,王军的弟弟赶来将王军接回了家。

  “这些从农市到城市的务工人员,始终无法融入城市。身体、感情及心理上的压力长期得不到排解,只能独自承担。时间长了,他们看不到希望和未来,也许对他们而言,结束这些烦恼和痛苦的唯一途径,就是放弃自己的生命。”朱桂强总结分析道。

  农民工心理问题日益严重

  刘立京透露,他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数年以来,干预过大量自杀案例。其中,农民工自杀的案例占据了极大比重。他分析,从某种层面上说,农民工是个特殊群体。他们大多远离家乡,不能和妻儿、父母一起生活,缺乏情感支持系统。家人的过高期望和简单粗暴的教育,以及一些城里人对他们的歧视,导致他们无法融入城市,从而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和人格扭曲。

  “城市建设快节奏,农民工必须付出大量汗水。其经历的事情很多都不可预测,在产生心理压力或烦恼时,无人倾诉只能越积越多。久而久之,心理问题会演变成心理疾病。”

  12月19日,在浙江义乌一家外贸公司的宿舍里,22岁的江西姑娘小周,因不堪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用围巾吊住脖子,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12月21日,28岁的云南人张某,在工地上干活,salvatore ferragamo bags,被老乡发现有点反常,经常说一些胡话。从工地回来后,张某跳进义乌前洪市的一口池塘身亡。

  对此,长沙市心理咨询专家陈陵分析,大部分农民工因长时间远离亲人,缺乏心理疏导,生活艰辛、工作劳累,而自身文化和认知度不高,很容易产生自我封闭的心理问题。

  陈陵指出,农民工的血汗造就了中国城市的繁荣并支撑了城市市民相对优越的生活。但是,中国城市并没有从心理上極樂接纳这些外来务工者。

  “全社会都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关怀,让这些远在他乡务工的人群也有在家的感觉。”心理专家建议,农民工需要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可以与老乡或家人一起闲聊,唱唱卡拉OK,以排除心中郁积。如果他们遇到心理问题或障碍时,可以主动寻求专家的帮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