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51eth1bygqytzi07q5

两名男子为抢出租车53斧砍死的哥

[複製鏈接]
avatar 在線會員 adee507507 發表於 2011-8-1 05: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东北网10月2日讯 10月2日晚,大同的哥李海突然失踪,家人拨打其手机,先是拨通无人接听,再打便处于关机状态。

  这一反常之举,令家人万分惦记,家人祈祷李海能安然无恙地回来。然而,随着大同警方的逐步调查,李海家人的期盼一步步落空,最终,还是得到了遇害的噩耗。

  10月10日,大同公安分局破获了此案,李海被他人砍杀后埋尸荒野。

  侦查员从犯罪嫌疑人口中得知,当时李海苦苦哀求留其一条性命,但两名犯罪嫌疑人仍没有停下手中的板斧。

  他们和李海有何深仇大恨,下手竟会如此狠毒?

  大同的哥离奇失踪

  10月2日晚,李海的妻子一如往常一样,做好了饭菜等着李海回家。然而,迟迟不见丈夫推门的身影,妻子急忙拨打了丈夫的手机。起初,手机无人接听,再打,便是关机。妻子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晚,李海一夜未归,焦急的妻子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妻子和众多亲友一边四处寻找李海,一边疯狂地拨打他的手机。中午的候,手机竟然奇迹般的拨通,然而,接听电话的却不是李海。

  接听电话的是大同区双榆树乡双胜村一位村民,当天上午他在附近的公路上往家走时,帽子突然被风刮掉,落到了路边,就在他捡帽子的瞬间,发现路旁有一部没有电池的手机。这位村民把手机卡抠下来,放在自己手机上,发现卡里还有话费,本打算自己留着用,却意外地接到了寻人的电话。

  该村民的不经意,却给李海的失踪提供了重大线索,而李海家人们不祥的预感也在逐渐验证。

  10月3日14时,李海的家人向大同公安分局报了案。

  发现带血车座背套

  接到报案后,大同公安分局成立了以局长于锡亮为组长,副局长崔玉峰为副组长的专案组,几乎全警出动立即开展案件的侦破工作。

  首先,侦查员紧急调取了10月2日大同区内所有的监控录像。侦查员从大同一家购物广场的监控录像中发现,有两名鬼鬼祟祟的男子上了李海的出租车,形迹十分可疑。

  在对该广场门前的出租车司机进行逐一摸排时,侦查员得知两名男子在乘坐李海出租车之前,曾与两名出租车司机进行过交谈,并给出较高的乘车价格,这两名司机均认为两人可疑,遂以各种理由予以拒载。

  侦查员还从出租车司机口中得知,李海拉着两名男子很有可能去往大同区双榆树乡双胜村。

  这与村民拾到李海手机的地点非常吻合,案发地点很可能就在附近。

  很快,侦查员对这一地点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在距离被丢弃的手机不远处的草丛中,先后发现了李海的车牌照、一把带有血渍的板斧以及带血的车座背套。

  侦查员认为李海凶多吉少,极有可能已经被害。

  两名劫匪相继被擒

  侦查员根据监控录像中两名可疑男子的特征,对大同区五金商店进行了摸排,获悉案发之前,曾有两名男子在一家五金商店内购买了板斧和手套,而这两名男子的体貌特征与监控录像中的两名男子十分相似。

  根据犯罪嫌疑人乘车前往的地点,侦查员分析认为犯罪嫌疑人对案发地点非常熟悉,两人中至少有一人曾是双榆树乡双胜村居民,或在附近生活过。

  经过对案发地点附近村屯的排查,10月7日,侦查员锁定曾在双胜村邵大轱辘屯居住的张虎以及经常同张虎在一起的红岗区杏树岗镇居民高天。

  10月10日,侦查员分别在杏树岗镇兴隆河村市场和一家理发店内,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的哥死前苦苦求生

  经审讯,两名犯罪嫌疑人在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交代了抢车、杀人、埋尸的犯罪经过。

  高天曾因偷盗原油进过监狱,出狱后,在利益诱惑下,他还想重操旧业。但是,高天苦于没有专门“遛道”的车,便决定抢一辆出租车,作为“溜道”专用,christian louboutins for cheap。10月1日,cheap louboutins,高天找到了仅仅16岁的哥们儿张虎,cheap tory burch flats,在红岗区杏树岗镇张虎的租住屋内,mac palette eyeshadow,两人一同预谋抢劫计划。

  两人起初将作案地点选定在了红岗区,但又担心被当地的熟人认出来,便把抢劫的地点改在了大同区双榆树乡,因为张虎曾在此居住过,对地形较为熟悉。高天由于蹲过监狱,担心被抓后还要受那牢狱之苦,便决定抢车后一定要杀人灭口。

  10月2日15时30分,高天和张虎来到大同区一家五金商店,购买了作案用的斧子和手套,然后来到一家大型购物广场门前,先后被两名出租车司机拒载后,最后上了李海的车。

  16时40分,李海拉载着高天和张虎向大同区双榆树乡双胜村驶去。

  18时许,出租车行驶至双榆树乡双胜村小猪场附近时,张虎突然要求停车小便,并急忙戴上了手套。车没走多远,高天也称要小便,也趁机戴上了手套,但这些反常之举,并没有引起李海的注意。

  正当李海再次启车,换挡的一刹那,坐在身后的张虎用斧子把儿从李海身后将其脖子勒住,受到惊吓的李海一收脚,快速地放开了离合器,车被憋熄了火,paul smith swirl purse,停了下来。

  随即,坐在副驾驶的高天左手捂住李海嘴,右手用斧子砍向李海的头部。继而,二人又将李海从车内拽出到路上,再次用斧子砍向李海的头部和颈部。

  这时,李海向两名劫匪苦苦哀求留其性命,但两劫匪仍疯狂地将李海活活砍死。后经法医鉴定,李海头、颈部共53处钝器伤。

  事后,两人将李海兜内的140多元现金拿走,并将李海的尸体拖到公路南侧的沟内,用双手扒土将尸体掩埋,然后驾车向大同区方向逃窜。

  开了没多久,李海妻子拨通了车内李海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张虎慌乱中将手机电池抠掉,扔到窗外。途中,两人先后将带血的车座背套卸下扔掉,又将作案用的斧子、手套和车牌照全部扔在了路边。然后,驾车回到红岗区杏树岗镇。

  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文中除公安民警外,均为化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