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社局干部为给亡妻讨因工牺牲名誉状告上级

[複製鏈接]
15_avatar_small 在線會員 puler307311 發表於 2011-8-2 14: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何玲 返回途中遇车祸身亡
何玲虽已离开,Air Max 2011,但是否“因工牺牲”并没有定论

  2008年12月13日8时许,何玲被派去出差,paul smith clothing for men,并代表单位去医院看望同事,返回途中遇车祸身亡。尽管工作单位以及领导和事故现场当事人都出具了一整套的书面材料,说明公派、公车、公款(票据)、公务等相关情况,但她丈夫在给她申报工伤(亡)认定时,抚當地人社局先后两次作出不予认定的决定。

  无奈之下,为给亡妻讨因工牺牲的“名誉”,曾身为金溪县人社局副局长的丈夫将上级机关告上了法庭。

  昨日,临川区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但未当庭宣判。

  出差 临时被安排去抚州

  21日上午,临川区法院审判室,徐小平告抚當地人力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案在这里进行第二次开庭。

  原告徐小平,系金溪县人力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金溪县人社局”)原副局长,已退居二线。促使徐小平将自己原来的上级机关告上法庭的,是他妻子何玲在一起车祸中遇难后,尽管妻子的单位县地税局已经出具了因工牺牲证明,但他为妻子申报因工牺牲时,还是被抚當地人社局“卡”下来了,不予认定。

  近两年过去了,徐小平仍清晰地记得2008年12月13日发生的一切。

  那天是星期六,由于单位集中100天搞“千日攻坚”,何玲需要照常上班。根据头一天局领导的安排,何玲准备当天去县自来水公司谈税收工作。

  8时许,何玲的手机响了。

  “局长叫我去抚州出差。”何玲说。此行一起出差的还有分局局长邓青、分局副局长黄建武、办公室李国刚、出纳李蓉珍。

  “早知道,我就不会让她去了。”说这话时,徐小平眼睛红润、声音颤抖。

  出事 返回途中遇车祸身亡

  据金溪县地税局副局长周其义回忆说,事发前一天的上午,秀谷分局局长邓青跟他汇报了出差的两件事情,一件是到抚當地廖坊水利枢纽管理局(以下简称廖坊水利局)衔接有关税收的事情;另一件是代表单位去抚州第一医院看望同事。

  周其义当时分管分局,ferragamo shoes for men,而且此行出差还向当时的地税局局长戴勇平请示并获得同意。

  当天上午11时50分许,一行5人与廖坊水利局谈完税收工作后买了些水果等来到医院看望饶小兰及其因车祸受伤住院的丈夫。

  离开医院后,5人在抚州吃完午饭,在返回金溪时,何玲一人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下午2时28分,当车辆行驶至316国道579km+980m路段时,5人乘坐的车辆为躲避一辆大货车侧翻在田里。

  等李蓉珍4人爬出车后,发现何玲还在车里,他们赶忙从车里将何玲抬了出来。李蓉珍当即对其做人工呼吸,同行其他人拨打了120,但最后没能留住何玲的生命。

  在事故发生6天后,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由于李蓉珍驾驶车辆在会车时没有减速靠右行使,是造成此事故的全部原因,负全部责任。

  事后经过交警调解,何玲的家属获得赔偿26.6万元。

  首次申请 因中途看望朋友否定系工伤(亡)

  徐小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也处理过工伤(亡)申请工作,像妻子这样申报因工出差牺牲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但当作为家属的他提出申请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第一次为妻子填写申请工伤(亡)认定时,他曾“请教”过县地税局领导,在表格“受伤害经过”中,他填写了妻子因工出差去廖坊水利局谈税收工作,返回途中遇车祸死亡。

  抚當地人社局在调查中,称“他们中途还去看了朋友”,这成了2009年7月3日市人社局“不予认定”的理由之一。

  《不予认定决定书》中以“何玲并不是该项目的跟踪服务人员,其工作范围不涉及到廖坊灌渠收缴税款”为由,认定何玲因工外出的证据不属实,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不予认定工伤(亡)。

  对此,县地税局副局长周其义受访时表示不解:“我们提供了客观真实的整套材料,证明是因工牺牲。”材料中包括县地税局为证明何玲是代表单位去医院看望同事,出具的相关书面证明材料,包括吃饭的发票、为看望而购买物品的发票,还有领导及相关当事人的书面证明。

  不过,2009年9月16日,在徐小平提出行政复议后,市人社局发文撤销此前不予认定的决定。

  重新申请 提供假材料导致认定再次被否定

  然而,2009年12月24日,在重新申请认定时,市人社局仍然下达了《工伤不予认定决定通知书》。理由是调查发现徐小平提供的一份盖有“抚當地廖坊水利枢纽管理局财务专用章”的《证明》系伪造证据。

  徐小平解释称,那份证据确实是假的,但当时情况特殊,在市人社局当时告知缺少这一申请所需的材料时,妻子的母亲就通过各种方式取得了这份材料,但结果发现该单位是“抚當地廖坊水利枢纽管理局建设部”,地处金溪,而实际上何玲当天去的是地处抚州的“抚當地廖坊水利枢纽管理局指挥部”谈工作。

  徐小平说,为此,在重新取得“抚當地廖坊水利枢纽管理局指挥部”的证明材料之后,其母亲专门写了一份“检讨书”。

  周其义认为,这份假材料已经被否认掉,所以在工伤认定中是可以被忽视的,因为地税局的说明材料已经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但徐小平没想到这个假材料被“放大”,造成了一系列的麻烦。

  两次庭审 “领导叫她去,buy bikkembergs,当然是因工”

  徐小平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无奈。“从情况来看,因工牺牲的客观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为了给亡妻讨回因工牺牲的“声誉”,徐小平最后拿起了法律武器,将上级机关――市人社局告上了法庭。

  徐小平称,临川区法院此前已经开过一次庭。审理后市人社局曾找到他要求协商处理,christian louboutin mary janes,“享受工伤补偿,但是人社局不再下发工伤认定的文件了。”徐小平称可以考虑。

  然而,市人社局关于“工伤补偿”的说辞并没有兑现。

  21日上午,该案在抚當地临川区第二次开庭审理。

  庭上,出现了令徐小平感到欣喜的情况,市人社局的诉讼代理人余颖和委托代理人杨茵当庭提到,“其实这是很简单的事情,邓青(分局局长)本身就是何玲的领导,领导叫她去的,当然是因工。”

  法院未当庭宣判此案。

  21日,抚當地人社局局长吴方振告诉记者,现在既然已在走司法程序,那就等法院判决。

  文/图记者尹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