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泡了個不笑的美女,一夜風流後警察找上門,讓我準備好後事

[複製鏈接]
查看145 | 回復19 | 2019-1-17 17: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夜店泡了個不笑的美女,一夜風流後警察找上門,讓我準備好後事

說著,我的電話就被警察搶了過來,兩個年輕警察把我按在地上,我還想賺扎,可面對冰冷的槍口,我的近身搏斗一點用也沒有。

我第一個反應是,不會被仙人跳了吧。

不過仙人跳不應該又如此大的陣仗,來了一屋子警察,還帶著槍。

帶頭的是個三十歲左右的警察,短發,國字臉,可以用相貌俊朗來形容。

他揮了下手,讓別人把我松開,看著我,似笑非笑的說︰“你命真大!”

我沒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甩給我一張照片。

“你看看吧!”他說著就甩給我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昨晚我打的那個瘦子,可不同的是,照片上的瘦子,已經死了。

不但死了,而且死尸仿佛是一具干尸一樣,渾身干癟,干枯的肉皮死死的貼在骨頭上,要多丑陋有多丑陋,整個身體全部變形了,一點人的模樣都沒有了。

據國字臉警察解釋,瘦子早上被家人發現時,已經變成了這幅鬼樣子。

經過尸檢,法醫提供了一個驚人的結論︰他肉身上的所有血液,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

不僅如此,更為詭異的是,在瘦子的chuangshang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的血跡,並且瘦子的身上也沒有發現任何傷口。

國字臉警察滔滔不絕的說著,這是本月第三起這樣的案件了,而這三個死者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接觸過同一個女人!

听到他的話,我腦子里面不由得浮現出昨天晚上那個冷艷女子。

果不其然,他後面的話印證了我的想法,而且,我就是第四個接觸那個女人的人,本來以為今天早上找到我時,會為我收尸,萬萬沒想到,我還活著。

同時,他拿出手機,給我看了一段錄像。

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我在酒吧里,和冷艷女子搭訕時的影像,應該是通過酒吧里的監控拍下來的。

看著影像里自己和冷艷女子打情罵俏的場景,我腸子都悔青了,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絕對回離她遠遠的,絕對不招惹這個煞星。

有點惡心,我扭頭不想再看下去,可國字臉警察卻告訴我,讓我認真看,這錄像里面有我當時沒注意到的東西。

听他如此說,我才強迫自己扭回頭認真的看了起來。

錄像進行到了中間階段,我和她聊得火熱,而她側臉的時候,正好是正沖著酒吧攝像頭的位置,此刻,她沖著監控眨巴眨巴眼楮,嘴唇動了幾下。

國字臉警察跟我解釋,經過口語專家分析,這個女人說的是“老李,你不是喜歡寫小說嗎?那我給你一個素材,就是我們下面的游戲!”

我再次吃了一驚。

她不但知道我的名字,竟然還知道我的第二職業!

我寫小說的事,除了老聃之外,從來沒有告訴過身邊任何一個人。

不止如此,她竟然說要跟我玩游戲,這充分說明,她昨晚找上我,絕對不是偶然的!

見我徹底害怕了,國字臉警察似乎很滿意,把手機收起來,讓我把昨晚離開酒吧後發生的事情詳細說給他听。

我照做了,說的很詳細,每一個細節都盡量說清楚。

當我講到最後時,國字臉警察興奮的站了起來︰“你是說,她讓你今天晚上老地方見?那就好說了,你听我安排,今晚咱們……”

他還沒說完,我就斷然的拒絕了他,說自己今晚不會去那里了。

國字臉警察也沒急,很淡定的掏出一個拘捕證,告訴我,因為我昨晚跟瘦子起過沖突,所以他可以通過正當手段拘捕我。

當然,如果我肯配合他們工作的話,我就會享受絕對的自由。

面對著他的威脅,我只好做出了妥協,答應他,今晚會去那個酒吧引出那個冷艷女子。他這才心滿意足的放我離開這里。

離開後,我滿懷心事回家了,不知是不是由于自己經常寫小說的緣故,我總感覺干尸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回家後,老聃在我家里等我,我把昨天和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給他听,他邊嘆氣邊勸我冷靜點。不過同時,他問我,那個冷艷女子,會不會是我讀者?

夜店泡了個不笑的美女,一夜風流後警察找上門,讓我準備好後事

讀者?

會是誰呢?

這時,手機短信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

那是一個陌生號發來的信息,打開後,我的心猛地哆嗦了一下,臉色沉了下來。

老聃問我怎麼了,我把手機遞給了老聃。

短信上的內容是這樣的︰

‘老李,鋪墊已經結束。找到我,游戲正式開始!找不到我,游戲照樣開始,只不過,你會付出一點點的……代價!’

我和老聃都被震驚了,萬萬沒想到,那女人竟然回如此囂張,她不但知道我的手機號,還明目張膽的發短信通知我。

我狠狠的抽了幾口煙,更加堅定了今晚赴約的想法,今晚不但要去赴約,更要想辦法配合警察,把這個惡毒的女人抓住!

隨後,我拿起手機就給那個號回了信息,說我會準時赴約。

等了兩分鐘沒有收到回復的信息,我拿起電話就打了過去,但根本無法接通。

我在家里呆到下午六點多鐘,吃了點東西,告別老聃,離開家朝酒吧而去。

剛走進酒吧,我就看到國字臉警察坐在角落里,心里就稍安定了一些,沖他微點了下頭後就坐到了昨天晚上的位置。

拍拍腰上別著的匕首,我要了瓶啤酒,慢慢的泯了起來。

期間,有小姐走過來,坐在旁邊讓我請她們喝酒,我冷著臉把她們全都趕走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

那個冷艷美女一直沒有現身。

去廁所跟國字臉警察溝通了下,他說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物。

忽然,我想起今天下午那個短信,就把短信的事情給那警察說了,並且拿出手機想把對方發信息的手機號交給便衣警察。

可是打開手機後我就愣住了,我手機屏幕上的風景圖。竟然變成了那女人的頭像!

國字臉警察接過手機,臉上也出現了疑惑的表情。

他點開短信箱,翻了翻,再次把手機遞給我,說並沒有在上面找到我說的那條短信,也沒有通話記錄。

夜店泡了個不笑的美女,一夜風流後警察找上門,讓我準備好後事

我不信,接過手機仔細翻看,果然如此。

事情太過蹊蹺了,從我出門後,沒有任何人動過我的手機,莫非,是酒吧里的某個人,剛才偷走了我的手機,偷偷換上了那女子的照片,又偷偷給我還了回來?

國字臉警察轉身離開洗手間,留下我自己對著手機發呆,這張照片上,那女子既不是燦爛的笑,也不是冷酷的表情。她嘴角微微抬起,露出一抹淡淡的,挑逗般的表情。

沒錯,就是挑逗,仿佛是一個人在逗狗玩,又像是成年人在逗孩子。

莫非,這就是她說的游戲?

“槽,老子還就不信這邪了!”

我跺跺腳,心中壓抑許久的倔脾氣被徹底激發出來。既然她敢挑逗我,我就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

回到吧台邊,我一眼就看到酒杯下面壓著一張紙條,端起酒杯,我赫然看到了上面娟秀的字跡。

‘我來過了,但你沒有找到我,老聃,我就收下了!’

看到紙條上的這行字,我感覺自己的腦子翁的一聲。

一把揪過吧台里面的服務員,大聲的問他剛才誰來我這兒了?

國字臉警察看到我這兒出了特殊情況,立即走了過來,服務員被我嚇到了,打著哆嗦說,他剛才並沒有見到任何人來過這里。

經過我這麼一鬧,酒吧里的音樂和舞蹈全都停了下來,保安也擠了過來,但都被國字臉鎮住了,誰也不敢對我做什麼。

我有點急,見問不出什麼,把服務員推給國字臉警察,轉身往酒吧外跑去。

老聃,你絕對不能出事兒,絕對不能!

跑到酒吧外面,我攔了輛出租車後趕往了香格里拉。

在家的時候我跟老聃商量過,酒吧和賓館都有可能是那女人說的老地方,一人負責一個地方,我去酒吧,老聃去香格里拉。

在路上,我拼命的打老聃的手機,但根本沒有人接。

趕到香格里拉後,我迅速的沖向了昨天晚上冷艷女子開的那一間房,邊喊著邊用力的拍打著房門,聲音特別大,隔壁幾個房間的人都被我驚動了,可我拍的房間里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國字臉警察很快趕來,打開了房間門,房間里,空無一人。

床頭櫃上,放著老聃的手機,上面有我的許多個未接來電。他的鞋子和外套都在,唯獨人不見了。

就在這時,國字臉警察的手機突然響了,接通後,我听到里面的人急促的說︰“李隊,城郊又發現一具干尸,剛剛發現的!”

本文來自《嗜血夜行》,歡迎請加我們,點擊下方,免費試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