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51eth1bygqytzi07q5

故事︰他為了把兄弟的撫恤金交給他妹妹,只身進入夜總會

[複製鏈接]
avatar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1-21 14: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故事︰他為了把兄弟的撫恤金交給他妹妹,只身進入夜總會
</img>

  二十分鐘後,晃晃悠悠的小巴總算開到岩城。

  為了避免麻煩,李牧在小巴到站之前,就要提前下了車。

  但沒想到的是,臨下車前,麥盈盈卻追了上來,硬是把一張名片塞進他的手里。

  “小哥哥,我的名片沒了,這是我爸的名片,我把我的電話號碼寫在背面了,有事兒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啊!”

  “呃……”

       “我覺得我們還會再見面的!”麥盈盈斬釘截鐵的說。

  李牧下意識接過名片,見那輛小巴已經開走,李牧不禁有些無語。

  掃了一眼,見那片子上寫著“麥克己”這仨字兒,他不由覺得好笑。

  搖頭輕笑的同時,李牧隨手一撕、一團,就把名片扔進了垃圾筒。

  但扔完以後,他才猛然想起,如今並不是在執行任務,沒必要像以前那樣,提防著整個世界,不禁又是一陣苦笑。

  拍了拍旅行袋里的盒子,李牧嘆了口氣︰“兄弟,到地方了,我送你回家!”這是李牧這次回岩城要辦的事情之一。

  站在路邊,抬手攔下一輛出租車,五分鐘後,他就站在一條位于偏僻弄巷里院落前。

  大門掛著鎖頭,門上有個被畫了紅圈的“拆”字。

  從掛鎖上積著的灰塵來看,這里起碼已經兩三個月沒住過人。

  “怎麼會這樣?”

  眉頭微皺,左右四望,眼見小巷里一名不三不四的小混混,也在盯著這里,李牧連忙走過去,給對方遞了只煙。

  “朋友,打听一下啊,那棟房子里的人去哪兒了?”

  小混混順著李牧所指的方向望去,一張臉立馬耷拉下來,滿臉不耐煩的把手一擺︰“不知道。”

  李牧從口袋里摸出一張鈔票,再次問道︰“真不知道嗎?”

  “你當我什麼人?”

  眨眼間,又多出兩張鈔票。

  小混混警惕的說道︰“你找那小妮子干什麼……”

  “這個你別管,你就告訴我在什麼地方能找到這個人。”說話工夫,又是兩張鈔票亮出。

  小混混接過四百塊錢,冷淡的說道︰“她呀,據說經常在‘清歌KTV’那邊廝混,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多謝。”

  提著旅行袋,李牧轉身就走。

  看來,找楊馨的人,可不止只是自己一個。

  生死線上掙扎多年,李牧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那小混混的意圖,無非就是要把自己引去那間所謂的“清歌KTV”?

  但不管怎麼說,楊馨是好兄弟唯一在世的親人。

  一個月前,發生在地球另一端那場小型戰役里,為了掩護自己,楊浩被重機槍把身體給打成兩截,如今回岩城來是打算將楊浩的撫恤金跟骨灰轉交給家屬的,看現在這樣子,楊馨應該是遇到了麻煩,李牧無法坐視不理。

  楊馨的事兒,他不知道也就算了,如今既然知道,哪怕前面是龍潭虎穴,也要過去€€一遍。

  走出小巷,攔下一輛出租車,十分鐘後,他就站在了“清歌KTV”的大門口。

  雖然是下午,但這間大型KTV卻依然人來人往,完全可以想象,等到了晚上,這里的生意會有多麼火爆。

  經常在這里廝混,而且還得罪了人,看來這個楊馨,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不過,既然在兄弟斷氣前答應過,要照顧好他妹妹,那就要說到做到!

  撫恤金是要給她,但兄弟的賣命錢,卻也不能被她隨隨便便揮霍一空。

  呼出胸中一口郁氣,拎著黑色旅行袋,李牧走進了這間KTV。

  和外面的悶熱不同,這棟建築內部空調開得很足,異常清涼。

  轉了一圈,李牧敏銳的從人群中,分辨出正與人談笑風生的媽媽桑,直接走了過去。

  “美女你好,有點小事情,想找你咨詢一下。”

  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和來岩城路上,面對麥盈盈時的面無表情不同,此時此刻的李牧,臉上滿是笑容,活像風月場中的老手。

  說話同時,一疊鈔票,就隨手被他塞進了對方胸前的深深溝壑中。

  “呦,小兄弟,姐姐可是已經很久都不親自下場了。”

  話是這麼說著,可看在鈔票的面子上,這名扮相妖艷的女人,仍是夾著一枝細煙,帶李牧到了一處安靜的卡座里。

  “小兄弟,有話就問吧,姐姐我絕對知無不言。”

  “痛快!”

  對方敞亮,李牧也不拖沓,直奔正題︰“楊馨在這兒嗎?”

  “楊馨?”

  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妖艷女人搖頭道︰“這場子里,好像沒你說的這號人,她長什麼樣?”

  “我也不知道……”

  李牧也很無奈,他除了知道楊馨這個名字,就只知道個地址,具體好兄弟的妹妹長什麼模樣,他根本連個照片都沒有。

  想到地址,眼前一亮,李牧連忙說道︰“她住在東山路福雲巷一百三十八號。”

  “咦,這個地址,听著好像有點耳熟……草,那不是阿嬌家麼?”

  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嬌艷女人臉色猛然劇變,站起身就朝外跑去,同時高聲尖叫道︰“保安,快給我抓住他!”

  尼瑪,幸好自己早有預料。

  “紅姐,怎麼回事?”

  也就幾秒鐘的工夫,遠處便有五名黑衣、黑褲、黑墨鏡的保安趕了過來。

  “你們幾個盯住他,別讓他跑了!”

  指揮幾名保安把李牧圍住的同時,也無暇和他們解釋,紅姐拿出手機就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樂哥,有個男的過來找阿嬌……你放心,我已經把人盯住了,他絕對跑不了,你趕快下來一樓……”

  手機收好,重新轉過頭來看向李牧,紅姐此時卻是已然換了一副面孔︰“小子,樂哥的東西也敢動,你膽兒挺肥啊!”

  “等等!”

  被這轉瞬之間所發生的事兒,給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李牧不禁問道︰“能不能先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裝,你特麼給我接著裝!”

  “唉,如果我說,其實我什麼都不知道,你會相信嗎?”

  “少特麼廢話,老娘沒工夫跟你在這兒磨牙,等會兒‘樂哥’下來,有你好看!”

  等待,並沒有持續太久。

  前後不到三分鐘,李牧就見到了那位紅姐口中所說的“樂哥”。

  這是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模樣普通,左臉有條刀疤,但嘴角卻是一直翹著,像是隨時保持著微笑。

  “怎麼稱呼?”

  “死神!”李牧眼里閃出一道凶光,既然對方來者不善,那就沒必要繼續偽裝。

  “老子還閻王呢!”許樂覺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有趣。殊不知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就是令雇佣兵界聞風喪膽談之色變的死神李牧!

  許樂看著李牧手里提著的那只旅行袋,眼中精光閃現,隨即抬起手,漫不經心的揮了揮。

  緊接著,遠處便有一隊保安散了出去,將一名名來這里嗨皮的顧客,都給“請”了出去。

  清場!

  無關人等走干淨後,許樂冷笑著問道︰“包里裝的是什麼?”

  “一些私人物品。”

  “是嗎?”

  臉上的笑容,比之前更盛三分,許樂冷冷道︰“你所謂的私人物品,應該是原本該屬于我的貨款吧。”

  “什麼貨款?”

  “行啦,我一看你就不像好東西,大家都是一個圈里的。把袋子留下,自己滾蛋,夠數的話,這事兒就算過去了,興許大家還能做個朋友。楊馨的事,我也就不追究了!”

  “等等!”

  深吸一口長氣,看著許樂,李牧鄭重問道︰“你所指的貨,到底是什麼東西?”

  听到這句話,許樂的臉色猛然一變,顯得很不自然︰“草,阿嬌那臭丫頭偷了老子的貨,你把我的貨賣了,還敢擱這兒給我裝糊涂?”

  “我是真糊涂,不是裝糊涂。”

  “少特麼廢話,識相就把錢留下,再道個歉,我許樂大人大量,可以不和你們這對兒狗男女計較,否則你今天就得被人抬出去。”

  李牧抬起手,拍了拍旅行袋,搖頭道︰“這里面確實有些錢,但和你的貨,卻是一點關系沒有。”

  “草,不識抬舉!”

  沒好氣兒的一翻白眼,許樂朝後退了兩步,隨即大手一揮︰“干他!”

  緊接著,或遠或近,十來個一身黑的保安,就圍了過來。

本文來自小說《死神歸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