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總會小姐勾搭高富帥,擠走千金未婚妻,成功上位4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1-21 15: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夜總會小姐勾搭高富帥,擠走千金未婚妻,成功上位4
我目不斜視的站在原地,臉上掛著笑。

包廂里都是些年輕人,穿的人模狗樣的,其中一個戴眼鏡的斯文人笑眯眯的點了我還有其他幾個姐妹,格外熟絡的說︰“你,你,你,還有你,其他人下去吧。”

沈姐眉開眼笑的說道︰“幾位老板慢慢玩,你們幾個有點眼力見兒,可得把幾位公子哄好了。”

等沈姐一走,我們就乖乖的坐在了幾位少爺的身邊,笑著勸酒。

那戴眼鏡的男人看見我,似乎有些意外︰“你挺眼生啊?新來的?”

我點點頭,端了杯子敬他︰“還請老板以後多多關照了。”

他笑眯眯的看著,卻沒接過我遞過來的杯子︰“我可不是什麼老板,極樂的老板在那邊坐著呢。”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立刻看出了他指的人是唐瑞。他被幾個老板眾星捧月似的圍在中間,一口一個“唐老板”的叫著他,可神色卻明顯的不耐煩,顯然不怎麼想搭理他們。

那邊有個老板見他八風不動,有些急了,眼楮在屋里的小姐身上一轉,見我還杵在那兒沒個“主”,乾脆一把將我扯過去說︰“愣著干嘛?還不快去給唐老板敬酒?”

唐瑞看到是我,眼皮子一撩,略帶諷刺的看著我。

我今天沒睡夠,人有點懶,笑容更懶,我完全就當自己不認識唐瑞,也不知道他是哪尊大佛,例行公事般的奉承︰“唐老板,我敬您,謝謝你來照顧我們家的生意!”

“哎呦,那麼正式啊?你幫你們夜總會代言呢?”

“小姑娘年紀不大,怎麼說話那麼老成死板啊?”

其中又有一個人起哄︰“你們別嚇唬人家,沒看她年紀不大,還是個小姑娘麼?丫頭在哪兒上學呢?幾年級了?”

我朝著他們的方向一笑,眼楮微眯,那些男人看我的目光里透著一絲感興趣。

以前沈姐說我這麼笑的時候特別勾人,顯然她說對了。

我正對著別人笑的嫵媚,可是下巴就被唐瑞捏住了。

他生生的將我的頭扭了過來,強迫我看著他的眼楮,笑的像個彌勒佛︰“不是要給我敬酒的嗎,你看哪兒呢?”

呵,感情大爺是不想讓我看別人呢?

就是他媽的手勁兒太大,捏的我下巴疼。

“是是是,”我連忙後退一些,把自己的下巴從他的手里解救出來,回身斷了杯酒給他︰“唐老板請。”

他沒有接過酒杯,反而握住我的手腕一把將我扯了過去,我跌坐在他懷里,聞著他身上那股不太濃的煙味兒,整個人都有點懵了。

唐瑞挑著我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不會敬酒?要不要我教教你?”

我被他圈著腰,笑著舉杯︰“我初來乍到,經驗不足,唐老板別怪我不懂事兒。”

唐瑞听到了那句“經驗不足”,眼神和軟了一些。

看到了他眼楮里的那一絲滿意,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旁邊的人看著唐瑞似乎對我有意思,一個個的都不敢多廢話,更不敢拉著我過去調笑,而是默默地給我們兩個人讓了位置,在我倆旁邊劃開了一個真空區域,誰都沒有上前來打擾我們。

他乾脆端過我手里撒的差不多的那杯酒喝下,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腰上,可卻沒有上下其手的亂動。

旁邊的那些人鼓足了吃奶的力氣拼命的鼓掌,大喊一聲︰“好!”

“唐總好酒量啊!”

“大丈夫本色,好!”

我一邊賠笑,可是心里卻無語的不行。灑剩下的那點酒兒估計連給唐瑞漱口都嫌不夠,喝了就是喝了,和酒量有什麼關系。

見了這群衣冠楚楚的男人,我深刻的領悟到了鹿鼎記里面的韋爵爺最愛的一條人生哲理€€€€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我和你們說過了吧?咱們唐老板就是爽快!壩上的那塊地皮的事兒……”這人話還沒說話,唐瑞一個輕飄飄的眼神掃過去,他嚇得立刻噤聲,嘴還張著呢,看起來尷尬的不行。

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沒讓自己笑出聲來,免得今天晚上有人去經紀那邊投訴,得不償失。

唐瑞的手還在我腰上,另一只手搖晃著酒杯,那些冰塊劃過玻璃杯的時候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還怪好听的。

與他同行的那些個人見場面尷尬,說了一句“喝酒喝酒,談什麼公事?”就把話題岔開了,免得惹唐瑞不高興,指不定惹出什麼麻煩來。

我當自己是個聾子,听不到他們說話,只是面上帶著微笑,做個安靜的裝飾品。

後來不知道誰吆喝著要喝酒就把屋里的卡拉OK音響打開了,可是唐瑞不說話,那些想活躍氣氛的人也沒誰敢第一個上去釋放噪音,一屋子人得看唐瑞的臉色。他不說話沒人敢多嘴。

我正低頭倒酒,可是下巴就被人挑了起來。唐瑞強迫我看著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楮里藏著幾絲笑意,他問我︰“會喝酒嗎?”

“會。”

“那就去唱一首听听。”

我看不透唐瑞這是什麼意思,只能笑著說道︰“唐老板,我喝酒不好听。”

唐瑞嗤笑一聲說道︰“沒事兒,不好听才要練,你這‘業務’不行,以後拿什麼賺錢?”

別人見他對我有了興趣,立刻起哄讓我上去唱。

還好干我們這行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除了必備的那些“技術活”之外,什麼喝酒跳舞的絕對沒問題。論顏值,我們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論才藝,選秀藝人可能都沒我們會的多。

我也不扭捏,打開麥克風唱了一首《流年》。

“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用一朵花開的時間,你在我旁邊,只打了個照面,五月的晴天,閃了電。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幸免,手中突然長出糾纏的曲線……”

我唱著唱著,嗓子也打開了許多,幾個倒酒的小姐妹沒想到我嗓子那麼好,都有些驚呆了。在她們的印象里,恐怕林抒就是個頗有姿色,但是只會耍狠斗勇的粗俗女人。可是她們誰都不知道,曾經的我做過16年的“大小姐”,學過鋼琴舞蹈,精通英文口語,做過三好學生,拿過不少獎狀,簡直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令人感動。

當然,那是曾經。

我的眼楮掃過唐瑞的方向,只見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我,那雙眼楮里閃動著我看不懂的光。他端著酒杯的手指有些許的用力,像是極力克制著什麼。

我像是被他的眼神燙到了一樣,手里一松,話筒就砸了腳。

屋里的人像是在同一時間里回過神兒來了,有人哈哈大笑,有人面帶嘲諷,有的人滿臉疑惑的看著我,像是不明白唱的好好的怎麼開始自殘起來了。

我撿起了話筒,裝作臉紅的樣子說︰“太緊張了……”

大家哄堂一笑,算是將這件事揭了過去。

我老老實實的坐回了唐瑞的身邊陪著幾個老板喝酒,後來不知道誰提議劃拳,我面露尷尬,只能硬著頭皮上。什麼五魁首六六六的我從來就沒學會過,唐瑞來了興趣,抓著我一個人劃拳,輸了我就喝酒,到後來我被灌的不行了,喝的不分東南西北。

這一屋子的大老板喝到了晚上兩點多,各自擁了個小姐上二十樓開房去了。

我不出台,一個人躲進了廁所里吐得昏天黑地,等吐得舒服了,酒也就醒了一大半。漱了漱口,確定嘴巴里沒有什麼異味了才算完。我開始對著鏡子給自己補了妝,讓自己的臉色看起來沒那麼難看,畢竟夜還很長,興許我還會有個什麼“下半場”的班子要頂。

出門的時候,我的手還沒有踫到洗手間的門把,一個人影就先閃了進來。我只看清了進來的人是唐瑞,整個人就被他壓在了洗手池上狠狠地吻住,動彈不得。

喜歡這個故事的朋友,請加微信小天的靈異世界(yyyxiaotian ),有更多後續精彩內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