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51eth1bygqytzi07q5

合肥這五家整形醫院亂象揭秘 失敗案例被曝光

[複製鏈接]
avatar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1-27 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合肥這五家整形醫院亂象揭秘 失敗案例被曝光

據市場星報消息,為了把自己變得更有型、更漂亮,不少時尚女性選擇整形,但有些女性在整形後不但沒有成功反而留下諸多後遺癥,嚴重者甚至生活無法自理。近年來,這樣的醫療糾紛也頻見報端。

“要想整形先花68000元辦理會員卡”“要看藥品必須先交費”……近日,記者對合肥多家整形醫院深入調查暗訪,發現亂象不少。

天鵝湖整形醫院︰交68000會員費,才能獲咨詢資格

位于合肥市政務區的合肥天鵝湖整形醫院有著高端裝潢。

當前台看到有顧客入內,站在大廳一角的前台人員便熱情上前招呼,端來茶水。

記者聲稱自己是來咨詢美容微整形,前台工作人員詢問是否是醫院會員,記者稱自己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並不是會員,當即遭到該工作人員回絕。工作人員稱只有是本整形醫院會員,才有資格向本醫院咨詢師咨詢美容整形事宜。

那麼如何才能成為天鵝湖整形醫院的會員呢?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必須一次交滿68000元的入會費,才能享有咨詢美容整形的資格。見記者面露難色,接待人員又作了補充︰“或者你有親戚朋友是會員,他們願意把卡內的錢給你用,也是可以的。”

這時,前台出現幾名顧客,有專人帶她們上了二樓。前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她們都是該整形醫院的會員,成為該整形醫院會員有種種好處,68000元是基礎的入會費用,後續產生的任何整形手術費用都可以從這68000元當中扣除,會員可以自己決定費用的使用範圍。

“那麼比如我要做前額除皺方面的微整形項目,大概需要多少錢呢?”記者問。

“只需要一支肉毒素就可以解決問題,原價8000多,會員打折後大概7000多元就可以。”如果按照這個價格計算,68000元會費僅是做幾次微整形項目就所剩無幾了。

當記者詢問目前擁有多少會員時,接待人員思考了片刻給出答案︰“會員有1000多名,當然,大都是普通會員,重點客戶有100多。”關于普通會員與重點客戶的區別,接待人員則不願透露。

安徽皖衡律師事務所律師曹采峰表示,交會員費才能就診的做法屬于“霸王條款”,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違反了交易公平原則。曹律師表示,以現在公立醫院持卡看病作為參考,持卡人自主決定卡內的錢款數量以及怎麼使用卡內錢款,持卡人有決定權。

合肥艾雅整形醫院︰自稱“艾瑪”分院,“艾瑪”稱僅合作關系

合肥艾雅整形美容醫院,位于包河區恆興廣場。據該院網站介紹,該院是北京艾瑪醫療整形分院,由中國醫學院科學學院博士後丁小邦團隊及專利技術與台灣艾瑪國際投資集團聯合打造的整形美容機構。

在恆興廣場四樓的艾雅整形美容醫院,前台的工作人員上前接待記者。在得知記者並沒有提前預約時,該人員便詢問記者是如何知道艾雅整形醫院的,並聲稱合肥艾雅整形醫院從來不做任何廣告。

記者自稱通過網絡搜索到的艾雅醫院,該人員才稍顯放心。

隨後,記者詢問是否可以聯系一下北京丁小邦團隊整形醫生,欲咨詢美容整形事宜。

該院前台工作人員回答記者,在沒有入會成為會員之前,不能享有該院的美容整形咨詢資格,而且入會費用都是68000元。艾雅整形醫院的顧客都是從會員開始的,由會員帶來的新顧客也可以享受會員的咨詢資格。

該工作人員稱,艾雅的整形團隊是來自北京的專業整形團隊,不像韓美整形醫院是莆田系的醫院。記者致電北京艾瑪整形美容醫院,其工作人員稱,合肥艾雅並不是其分院,而是合作關系。

合肥市消協工作人員稱,整形醫院的這種做法侵害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關于入會費,消費者有權利明曉入會費用的性質以及用途,後期成為會員後,消費者有權利自主決定入會費用的使用範圍。

維多利亞整形︰網絡預約專家,上門就是見不到人

記者通過安徽維多利亞整形外科醫院(下簡稱安徽維多利亞醫院)網上在線服務咨詢皮膚微整形項目,但對方並不回答具體問題,而是著力宣傳該院的彭衛東教授是安徽省職稱最高的醫生,如果想要預約,上午還剩余2個號。

記者應允,來到位于望江西路上的維多利亞整形外科醫院。

一進門,接待工作人員將記者引入,並送來水果和紅茶。

當記者報出手機號,接待人員卻找不到記錄,接待人員帶著疑惑表情直接帶記者去見咨詢醫生。

跟隨工作人員,記者進入一間裝飾典雅的辦公室,一位身著白大褂的三十多歲女士(名片上的職務為“形象設計師”孫某)接待了記者。

記者表示要見網上預約的彭衛東教授,孫某則稱,彭教授是皮膚科主任,並隨即轉移話題︰“我要給你的皮膚做做檢測,看看是什麼情況。”

記者再次追問︰“彭主任在合肥嗎?”孫某稱︰“在合肥。他這兩天出差去了,到我們台州維多利亞。我看看日歷,他應該明天回來……今天下午回來。因為他不知道你皮膚的情況,我們要先看看,做個檢測。”

那麼彭衛東究竟是誰?在安徽維多利亞醫院網站上公布的六名醫生中,彭衛東等三名醫生未能在國家衛計委網站上查詢到對應的維多利亞醫院醫生的執業資質。

合肥市衛生局工作人員稱,按常識,醫生沒有“職稱最高”的說法。而且如果醫生在某家醫院執業,那麼在國家衛計委網站上可以查詢到資格,如果不能查到注冊資格,就可能是假的;如果跨區域多點執業,則必須要進行備案。

崔勁松微創整形︰顧客咨詢祛疤痕卻被勸皮膚美白

位于合肥百大CBD的“崔勁松微創整形”,是一家開設在寫字樓里的醫院,大廳里沒有接待人員,幾位醫生坐在一角休息,也有剛剛做過整形手術的顧客坐在沙發上輸液。

記者走進咨詢室,負責咨詢的“美學設計師”正與一位顧客談論剖腹產疤痕切除手術。女顧客看來有些猶豫。美學設計師︰“想做就做唄,你老公什麼意思?你老公長那麼帥。而且這個價格會越來越高。剛才給你看的這個切的,18000元。”

“怎麼這麼貴?”

“寬啊,面積大,冬天開完刀,醫生後背都濕了。”

女顧客還是決定秋天再考慮手術,正要離開,美學設計師突然說︰”你皮膚要做做呀。你底子不錯,但是發黃,不白。做做微針,做做水光針,要保持再接再厲,就因為你家男人太帥了。”

合肥韓美整形外科醫院︰整形手術繳費前,拒看注射藥品

最近網絡流傳的一份安徽省內莆田系醫院的名單中,合肥韓美整形外科醫院名列其中。

記者來到位于北一環雙崗的韓美整形醫院,寬敞的二層咨詢大廳一邊,擺設著該醫院的明星代言人的照片;另一邊擺放著“韓美”醫院整形專家的個人簡介。大廳中間是該院的繳費櫃台,已有數位的年輕女子排隊繳費。

韓美整形外科醫院,記者在填寫了個人信息後被前台工作人員帶到了該院美學設計師的辦公室。

在得知記者有意了解抗皺產品時,該設計師向記者介紹了肉毒素,以及它的產地價格,國產肉毒素價格相比國外保妥適(BOTOX)價格要便宜一倍左右,該院注射的肉毒毒素是國內合法品牌€€€€蘭州衡力。

但當記者以不了解都肉毒素為由,詢問是否可以看一下產品,卻遭到了該美學設計師的拒絕。該設計師告訴記者,在確定手術,繳費之前,該院的規定是不允許看注射藥品的。

接下來,該美學設計師向記者繼續推薦“韓美”的玻尿酸,產品品牌從國內到國外,分別有伊美、愛芙萊、瑞藍、喬亞登等品牌,價格也在幾千元到萬元不等。

其中,該設計師向記者極力推薦來自韓國的品牌艾莉薇,並向記者介紹這是唯一一款韓國總統親自御用的玻尿酸。而記者了解後發現,艾莉薇(elravie)玻尿酸是韓國制藥企業HUONS的旗下產品,但並未發現與韓國總統有關聯的信息。

業內人士︰虛假宣傳、藥品渠道及暴利應引起關注

安徽省醫學界人士劉強(化名)告訴記者,整形美容界的混亂,確實應該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

“當前最為突出的,首先是虛假宣傳,一些整形美容醫院擁有所謂的民間機構頒發的榮譽,而這些機構沒有在官方備案就對外大肆宣傳;其中的一些醫生還有最高、最好之類的頭餃宣傳語,對消費者起到相當的誤導作用。”劉強稱,多點執業、跨區域執業且未能在當地衛生部門進行備案,這些現象也較為多見。

記者采訪的多家醫院中,其網站宣傳醫生頭餃眾多,可有的根本查不到其對應的該院執業資質,而有的則以專家吸引消費者前往就診,可專家卻未能出現。在勸導中,幾乎每家醫院都是在賣“療程”,卻從沒有人說明可能會產生哪些不良反應或危害。

對于整形醫院所使用藥品是否擁有正規的進貨渠道和發票,合肥市藥監局方面表示,藥監局對此進行監管,藥品進貨渠道要通過有資質的企業批發進貨,對上下游的發票都有規定,如果檢查的話肯定要查。

劉剛認為,整形美容的暴利主要來源于對肉毒素、玻尿酸等藥品價格的不透明,進價十幾元、百元的賣一萬多,沒有正規的進貨憑證和發票,盡管民營醫院可以自主定價,但是定價也要去物價部門進行備案,而操作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更是導致大量醫患糾紛及事故的出現。

女子做“巨乳縮小術”手術後,發現乳房一大一小;宣傳治療後可以讓人年輕10歲,結果女子信以為真,但花了錢後發現根本沒效果……市場星報、安徽財經網記者從法院獲悉,近年來,類似這樣因整形而引發的糾紛屢見不鮮。在此,記者希望通過以下幾個案例提醒廣大消費者︰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為了自己的健康,整形美容請務必選擇正規的大醫院。

案例一︰“縮胸”手術後,乳房一大一小

因乳房較大影響生活,阿如(化名)經向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咨詢,了解可以做“巨乳縮小術”。

2011年6月25日,阿如在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進行了手術,術後,阿如發現有乳暈朝上的問題。對此,院方稱過段時間會恢復。

但幾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阿如發現乳暈朝上的問題並沒有解決,而且因切口收得不好導致乳暈兩側形成較大的硬塊。

于是,阿如再次找到醫院要求解決手術後留下的問題,2014年4月15日,經協商,院方同意為阿如第二次手術矯正並免除部分費用。

阿如表示,就在她準備接受第二次手術時,院方通知她在手術前必須簽訂一份協議。協議內容是她接受第二次手術後,無論結果如何,都不得再找院方。

2014年4月16日,院方為阿如行第二次手術,但是,這次手術又產生了新的問題。愛如表示,由于第一次手術的不成功致第二次手術的切口擴大,切口繞著乳房褶皺下方一直延展到兩側腋下,術後乳暈感染,恢復後的乳房及乳暈變成一大一小。對此,阿如非常憤怒,找到院方要求解決,院方以整形風險不予理會。

2015年3月,經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調解,雙方自願達成協議,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支付阿如補償款50000元。

案例二︰沒年輕10歲,顧客告醫院

阿梅(化名)平時比較注重個人外表,隨著年齡增長,自我感到皮膚有點松弛和下垂現象。她通過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的宣傳,了解到可以讓自己年輕10歲,可以改變面部下垂、松弛、皺紋現象,她很動心。

2014年4月7日,阿梅前往韓美整形醫院注射瘦臉針,並接受熱瑪吉儀器治療。治療後,阿梅感到沒有達到廣告上宣稱的預期的效果,于是,她要求韓美整形醫院退還治療費28000元,但遭到了醫院的拒絕。

經過多次與院方協商未果,阿梅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4年10月8日,經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協議,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管理股份有限公返還阿梅治療費14000元。

案例三︰加深雙眼皮,傷口結痂難愈

2014年國慶長假前,阿燕(化名)來到合肥探親,因為偶然機會在電梯里看到整形美容廣告,受廣告宣傳的吸引,于是添加了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為微信好友。

阿燕說,在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營銷人員的熱情鼓勵下,她2014年10月1日前往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準備加深雙眼皮,行靈感美眸術,並接受醫生建議又做了面部超聲刀手術和脖子部位的超聲刀手術。手術進行到十七、八分鐘時,發現兩邊臉頰起了水泡,醫生于是用注射器扎破水泡,說結痂之後就沒事了。

阿燕表示,出院後臉部傷口處疼痛難忍,三個月後傷口結痂,但結痂脫落後,臉部因為深度燙傷導致皮膚的增生和突起,嚴重影響容貌。後來,她又前往省城多家醫院就診,得出結論均為面頰部因為超聲刀溫度過高、停放時間過長導致燙傷,已經形成增生瘢痕,很難治愈,即便手術切割仍有可能復發。

于是,阿燕認為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手術中錯誤操作,造成其面部被嚴重燙傷,故訴至法院。

2015年9月9日,經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調解,雙方自願達成協議,安徽韓美整形外科醫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賠償阿燕各項損失合計12萬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