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連載︰一個女人的江湖(三十、牛車水夜總會)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2-24 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故事連載︰一個女人的江湖(三十、牛車水夜總會) 故事連載︰一個女人的江湖(三十、牛車水夜總會)

就在亞男和六兒緊鑼密鼓地謀劃的檔口,邊城市里的王紅軍卻出事兒了。

過年他們幾個那次去闊甸,刀疤為了盡地主之誼,大年初一的晚上,帶著除了亞男和六兒之外的幾個人去了趟青春大舞廳。而這一晚的瀟灑,就激發了這些年輕人的荷爾蒙爆發。

幾人里田老三極為好色,其實混混大多都好色,只不過田老三更專注些,甚至是有點偏執那種。

以前他整天和亞男幾個在一起混,出于面子,這方面一直被壓抑著。他們幾個人湊錢給亞男買的錄放機,後來幾乎都是在田老三手里,只要是獨處的時候,他就一絲不苟地研究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僅有的兩盤A片,慢放,一幀一幀地放。他還借來了另外一台錄放機,把兩盤的內容精編成一盤,如果不是對方催要機器,他還要用別的電影跟這兩盤進行混編,采用插敘,甚至倒敘的手法制作出一盤經典大片。這是一年前已經婁了腰的田老三在老英拉面館飯局喝多了,自己繪聲繪色的描述滴。

都說混混不學無術,其實並不盡然。當年有些混混吉他彈的極好,歌也唱的好。有一年邊城舉辦年輕歌手大獎賽,有個混混以一曲吉他彈唱“血染的風采”奪得了第三名。頒獎的時候,台底下一群三毛野獸模樣的混混帶著一群觀眾打著口哨起哄,因為,如果第一、第二名不是市經紀團隊的歌手,這混混的水準絕對是第一名。年輕時一直是個小混混,最後大紅大紫的明星也有,代表人物就是古天樂。

所以混混一旦專注某一事物,跟普通人是一樣的,經過努力同樣可以做的出類拔萃。田老三這一手放在現在,應該叫做影像剪輯,眼下網上就有很多並非專業的人,靠這個活的很是滋潤,找一段電影或電視劇的片段,發到頭條、百家或其它媒體網站,有時候短短兩三分鐘的影像就能賺幾千塊。

年前王紅軍、丁宏遠都有了各自的女朋友,唯獨田老三單著,沒女孩的日子很孤單,他就專心地鼓搗這些玩意兒。

那時候20歲上下的孩子單著也正常,國家實行晚婚晚育,雖然法律上規定男孩22歲就可結婚,可晚婚政策是再推遲三年。每年官方對單位的考核評定,突破晚婚晚育指標那就是一票否決,什麼先進獎勵全沒了。所以,有了女朋友也是白扯,結不了婚更生不了孩子,單位不給你開證明,生孩子都沒地方住院去。一旦懷了孕,女孩兒沒辦法只好墮 胎,但那些個公立醫院是不給沒結婚的女孩做的。

據金魚兒所知,邊城以前倒是有家部隊醫院半公開地做這種事,就是現在在新樂購的位置,以前那是個當地駐軍的醫院。金魚兒之所以知道這里,是因為一閨蜜從21歲開始在這兒墮 胎,三年連續三次,等結了婚卻再也懷不上了,習慣性流產。

據她說,去那里跟看感冒一樣,走廊里幾十個女孩兒排著隊,進去十幾分鐘就完事兒,治病的價格卻是公立醫院的好幾倍。以前看病都是公費醫療,拿了單據可以回單位報銷,唯獨沒人報這個。這麼大的利益市場,也就有人開始鋌而走險,街上逐漸開始流行私人的小醫院,後來這些個小醫院靠此發家,竟然明目張膽的到電視台做廣告,耳熟能詳的大概就是“天橋醫院”。

那時候有很多的女孩被政策所逼,無奈去做引 流,最後落下一生都治愈不了的後遺癥,真他媽的害人!

田老三從闊甸回到邊城,整天嚷嚷著要再去舞廳體驗體驗。過了正月十五的一天,王紅軍他們幾個人在一家火鍋店飯局,田老三剛喝一瓶啤酒,就開始往舞廳上面嘮,那幾個被他一竄動也都活泛了心思。

當晚9點多鐘,王紅軍、丁宏遠、田老三、軍艦、還有軍艦弟弟五個人擠進一輛出租車,告訴司機去有小姐的舞廳。出租車司機也是個老司機,嘿嘿地笑,“草,那地方不好,我帶你們去個更開放的地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行,還有這樣的地兒?那是求之不得啊。”

出租車一路狂奔,二十幾分鐘之後停在了一個泛著昏黃霓虹燈的門口,司機伸手一指,“看到沒,牛車水,邊城最開放最牛逼的夜總會。”

幾個人興奮地下了車,司機在後面狡黠的笑了。

故事連載︰一個女人的江湖(三十、牛車水夜總會)

金魚兒以前從來沒听說過這個夜總會,特意找了一些老人兒打听了一番,還真有。

牛車水當時位于市中心地帶,租賃的是市里醫院隔壁的一所小學的門市房,名義上是夜總會,實際上跟現在靠酒托賺錢的酒吧一樣的性質。牛車水的老板姓馮,外號老鼠,早年也是在道上混,後來因盜竊被判了幾年。老鼠出來之後去了酒店上班,具體做什麼不得而知,去年剛剛返回邊城,不久就在這小學外面開了這家夜總會。

邊城歷來對時尚很敏感,只要是酒店上班剛剛興起的玩意兒,你在邊城就能找得到,甚至將其發揚光大。如何發揚?那就是融入當地的元素。

你就說這烤皮兒吧,金魚兒走了那麼多地方,邊城的烤皮兒絕對可以算作一絕。在邊城,不僅是豆皮兒,凡是能入嘴的就沒有不能烤的。月彎島燒烤一條街上,金魚兒見過食材最多的一家有二百多樣。我靠,真特麼壯觀,4排塑料方盆排了有十幾米長,牛逼!

牛車水也很有這種邊城傳統。

人家夜總會都是賣雞尾酒、紅酒、洋酒、啤酒和喝酒,也有少數國產高檔的白酒,可以在吧台喝,也可以在卡座,放著舒緩的音樂,和身邊的佳人纏纏綿綿到天涯。牛車水這些酒也有,不光有這些,它發揚光大到連當地的5毛一斤的流子散白酒也有。牛車水門口昏黃的霓虹燈下面,就是四個一抱粗細的大酒壇子,每個壇子上面還貼著一副台灣傳統圖畫,上面是倆個人在喝酒,四副畫八個人連起來,正好是八仙醉酒圖。你說這八仙要是在天上看到把自己放到如此不倫不類的地方,非得氣吐血不可。

更可氣的是在牛車水的里面,吧台跟正常的酒吧沒什麼區別,有區別的是卡座。牛車水的卡座實在是有特點,靠著兩側的牆邊,幾米一道隔斷牆,隔斷牆內是一鋪台北大炕。對,金魚兒沒說錯,還是那種能燒火的火炕。煙囪從牆里伸到外面,正好在四個酒壇子上面,那酒壇子原來是用來接煙油子的。看到這里,估計八仙已經吐得沒模樣了吧。

王紅軍五個進了牛車水,服務員引領指導著幾個人脫鞋上炕,外面天寒地凍,這火炕的確是好東西。還沒等新鮮完,就有五個穿著白色緊身背心、運動褲衩的姑娘也上了炕,仔細一瞧白背心上竟然寫著“農業 學大 寨”,下面還有一排英文與之對照!真是相得益彰,這火炕和“農業 學大 寨”很配嘛!

極致啊,極致!牛車水當時在邊城把娛樂事業已經做到了極致。用牛車水老板馮老鼠的話說,做事業要用心,要接地氣,要有我們民族元素。

牛車水不僅裝扮上極致,接下來的事情更是極致。

故事連載︰一個女人的江湖(三十、牛車水夜總會)

五個沒見過這種場面的混混一見跳上來五個白花花的姑娘,頓時懵逼轉向,等一只白的如蓮藕般手臂托著一本重重的酒單伸到面前時,更是完全傻逼了。酒單上面一碼都是外國字,還特麼不是英文,幾個傻逼混混研究半天沒研究明白,那蓮藕嘻嘻一笑,“這是德文,大哥想喝點什麼?”

好在這時他們把酒單翻到了最後一篇兒,上面有一行中文︰原漿流子散白€€€€€€€€1塊/杯。

“草,就這個吧,每人先來一杯。”

“好的大哥,我們姐妹喝不了散白酒,我們喝點別的可以嗎?”

幾個混混翻前面酒單時,大約看了一下價錢,德文雖然不認識,但數字還是認識的,大多寫著十幾的樣子。

“點,隨便點。”

五個穿背心的女孩點了一樣的喝酒,價錢上寫著18的字樣,服務員送過來的是一個像白酒大小的瓶子,上面也全是看不懂的外國文字。

五個混混一人摟著一個女孩,沒多一會兒,田老三就開始動手動腳起來,這緊身背心把女孩曼妙的身材顯露無余,而且摟著肩膀很容易就滑向開闊的領口。田老三腦海里把自制的錄像片飛快的過了一遍,找了一段最相似的場面照著動起手來。

此處金魚兒不便描寫,反正那女孩也是半推半就的,一杯酒沒喝完,倆人就滾到了一起。王紅軍等人一看是這個樣子,也都放開了膽量開始胡鬧。

正玩的高興,忽听“啪”的一聲,接著田老三懷里的女孩喊道,“臭流氓,懂不懂規矩?!”接著女孩跳下火炕,罵罵咧咧的走了。

田老三捂著臉蛋子,“草NM的,你真打啊!”

邊上的蓮藕鄙視的說,“這里是酒吧,不是窯子館,我們姐妹也都是賣藝不賣身的。”說完,對其他三個女孩一點頭,紛紛跳下火炕進了里間。

五個混混從驚奇著進門,到驚奇著點酒,再到驚奇著被瞧不起,前後總共不過半小時的時間。

挨了連臉蛋子的田老三很郁悶,“馬勒戈壁的,什麼破地方,一點意思也沒有,走,換地方!”

其他幾個人也覺得頭一次來這種地方,太缺乏歷練,丟人丟大發了,也想趕緊離開。他們的想法都一樣,再找個酒吧,把面子爭回來。

“服務員,結賬。”

“先生,您一共消費1875元,收您個整數︰1800。”服務員端著個托盤,里面放著一張精致的賬單。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