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少年因美女弟弟請求而進入夜總會救美女,反被誤認嫖娼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2-25 08: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故事︰少年因美女弟弟請求而進入夜總會救美女,反被誤認嫖娼
</img>
聾拉著臉坐在于修的對面,于修和另外一個警察打開昏黃的台燈,燈泡對準秦沐的臉。

 “別,晃。”秦沐遮住眼楮,正準備伸手移動那台燈,卻听得那邊一聲斷喝。

 “老實點!”于修旁邊那個小警察,看上去年紀不大,卻凶得不得了,秦沐稍有異動他就對著秦沐吼,秦沐揉著耳朵,怨念不已,你河馬啊你。

 “名字。”小警察似乎是于修的跟班,在于修擺擺手之後,便不再言語。

 “秦沐。”秦沐眯著眼楮看著于修,小警察將燈光對準秦沐的臉︰“別對著我,眼楮都睜不開了,你這叫虐待!”

 “嘿,還有理了你?”于修氣樂了︰“就沒見過你這種做了丑事還這樣囂張的!”

 “我做什麼丑事了我?!”秦沐仰著脖子怒吼道。這邊可是一肚子火氣沒處撒呢。

 “老實點!”小警察爆吼。

 “你丫的就會吼這個,換點別的成不?”秦沐沖小警察叫道。

 于修冷眼不語,小警察似乎還想跟秦沐對掐,讓于修給制止了,眯著眼楮打量著秦沐,就好像在打量一個十惡不赦的罪犯︰“為什麼嫖娼!”

 “我沒嫖娼,我是去救人的,那個哭倒在地上的女孩,本來她是瓖嵌在牆壁上的,是我,是我用水果刀把她從牆壁上弄下來的,那個女孩的弟弟叫關羽,是關羽讓我救她的……”秦沐說得頭頭是道,對面那倆警察看向秦沐的眼神越來越怪異。

 還沒听完秦沐的陳述,小警察忍不住說道︰“你咋不說是張飛叫你救她的?”

 “你們是不相信我是吧?”秦沐一陣無語,早知道當初听小白的話從醫院逃跑呢,“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沒嫖娼,真的!”

 “我見過太多你這樣的人了。”于修說道︰“不見棺材不掉淚。說實話,嫖,娼也關不了你多久,可你那也不算作嫖,娼……”

 听至此,秦沐的雙眼泛起了星光。

 “我們調查過,那個女孩確實不屬于金色年華,听說金色年華有些客人,喜歡把一些未成年少女弄到那里……若是那個女孩醒來以後告你……說真的,這比嫖,娼嚴重多了。”于修一臉誠懇的模樣仿佛他是真的為秦沐好。

 這落差太大了,秦沐一口氣嗆得上不來,他認為關雪不會倒打一耙告他強奸,若是這樣,那他做人也就太失敗了,拼上一條老命才把關雪從鬼門關拉出來……秦沐相信,關雪不會這麼做的。

 這麼想著,秦沐的心也就定了︰“我的確是救那女孩的。”

 “是,你用水果刀把人家從牆壁里挖出來,說真的。”于修有些遺憾的說道︰“我開始還以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你會用這樣的謊言,誰信?你是當金色年華的牆壁都是豆腐渣做的,還是覺得你自己是超級賽亞人變身?”

 一句話把秦沐給噎的,喘了半天沒緩過勁來。

 這些事情,說出來誰信,查監控?監控里根本看不見黑珍珠的影子,再說了,那半臉女人會發瘋到在自己的房間里放個監控?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秦沐可憐兮兮的說道。

 “行了,不糾結這個問題。”于修揮了揮手,“我們在你的身上,找出一張人皮,你可以給我解釋一下嗎?”

 “那張皮就是關雪的。”秦沐眼楮一亮,立馬說道︰“我就是收到這張皮才找來金色年華的,你要知道……”

 于修沒興趣听完,直接打斷了秦沐︰“誰給你的人皮?”

 “一個女人。”秦沐悶悶的說道。

 “什麼樣的女人?”

 “一個只有半張臉的女人,她給我的……還有……那個門口,有個女人叫小茹,她是那個半張臉的女人的徒弟……”秦沐回想起很多,可是表達能力卻不怎麼好,一句話顛三倒四,听得于修眉頭直皺。

 只是于修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憐憫,揉了揉眉心︰“好吧,姑且算你說的都是真的,那你又為什麼一定確定這皮是關雪的呢?”

 “我……”秦沐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那反生歌的效果下,關雪身上能有傷痕那才叫奇怪了,他怎麼確定這皮一定是關雪的?總不能直接說,白無常白叔告訴我的吧?

 “沒話說了?”于修笑道︰“編啊,你繼續編,我看你還能編出什麼來。你不能確定這皮是關雪的,你又怎麼去救她?”

 秦沐啞口無言。

 于修見秦沐沉默,就繼續說道︰“你以為真的只是為了個嫖,娼抓你?”

 “我沒嫖,娼。”秦沐趕緊否認。

 “呵呵,”于修笑了︰“我們在金色年華的監控錄像里,發現你一直詢問有關于人皮的事情,怎麼,你還有觀看活剝人皮的嗜好?”

 “我那是為了救她,那張人皮是關雪的,關雪肯定就在……”秦沐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這事,他理虧,根本說不清楚,而重華也老早就交代過,不能用巫術施展于普通人身上,除非對方有求于自己。

 如今他和于修沒啥交集,于修也不是他的病人,他倒是想直接用巫術把這幫人都放倒了,然後光明正大大搖大擺的走出警察局。

 可是也只能想想。

 “你看著他,必要的時候做精神鑒定。”于修看了看手機,吩咐那個小警察,轉身便出了門。

 那小警察眯著個眼楮看著秦沐,這使得他的眼楮更小,看著那小警察圓圓的腦袋,秦沐就忍不住噴了。

 “老實點!”小警察又是一聲斷喝,氣勢十足。

 “哦哦,我老實,我老實。”秦沐光棍的說道︰“你咋就會說這句?你是不是跟剛才那個冷面學的?覺得特別威風?”

 小警察︰“……”

 “別眯眼楮了,人家于修眯眼楮那叫精明,你眯上眼楮根本看不見。”小警察不說話,可听了秦沐這話臉拉的好長。

 “你多大了?成年了沒?”

 小警察︰“……”

 “家里有幾口人?有老婆了沒有?”秦沐和小警察大眼瞪小眼,秦沐頗感無聊,對著小警察一個勁的盤問,可對方只是眯著眼楮,一動不動的盯著秦沐,秦沐稍微有點動作,這貨反應奇大的大吼那句“老實點”。

 看得秦沐好笑。還想繼續調戲調戲幾句,門一開,于修黑著個臉進來了,沒好氣的對秦沐道︰“出去吧,那女孩不告你了。”

 秦沐眉開眼笑。

 他就知道關雪這里不會倒打一耙的,畢竟他復活關雪也花了不少力氣不是?關雪又跟他沒仇,怎麼會告他的。

 見秦沐如此高興的樣子,于修忍不住打擊他︰“就是在外面你也得接受我們的監視,別以為人家女孩不告你,就可以逍遙法外。”

 秦沐摸摸鼻頭,他沒干什麼壞事啊,難道是那張人皮?秦沐起身︰“你可以驗驗那人皮和關雪的皮,那東西,真的是關雪的,至于誰告訴我的,我只能告訴你樣子,我也不知道她叫啥。”秦沐解釋不清楚乾脆杜撰出來一個虛擬的人湊數。

 “我真的只是去救人的。”秦沐末了又加上一句。

 果然,于修那長長的眉毛挑了起來,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年輕人,說的話有些顛三倒四,卻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告訴自己要相信他,有些詫異的看了眼秦沐,沖小警察道︰“帶他出去。”

 秦沐剛從警察局走出來,于修雙手插著褲袋里面玩世不恭的目送著秦沐,小白和關羽眼巴巴的看著秦沐走出來,在秦沐還沒看得清來人的時候,關羽沖過去就給秦沐跪下了。

 關羽的腿還是一瘸一拐,他跪下的時候秦沐都沒來得及扶,只得側身站在一邊,隨後忙拉著關羽,可關羽說什麼也不肯起來,畢恭畢敬的沖著秦沐側身站著的地方磕了三個響頭,那聲音,秦沐听著都覺得腦袋疼。

 “恩人!”關羽眼淚汪汪的道︰“關羽不會說感謝的話,只是恩人今日所做的,關羽和姐姐一輩子都記得,今世做牛做馬都願意!”

 秦沐臉上出現三條黑線,這孩子也太實誠了,當街就這麼做,這周圍的目光快把秦沐射穿了,聯合小白立馬把關羽這孩子扶起來︰“做牛做馬這話就不要說了,現在是什麼社會?”

 “不是的,恩人,關羽想報答恩人。”關羽堅定的說道。

 “你已經付了診金了,所以我才幫你的。”秦沐淡淡的道。

 小白心頭詫異,付了診金?它怎麼沒看見?陽壽?沒有壽包拿來的陽壽,氣運,也不見秦沐自身的氣運上漲啊,到底什麼時候付了診金?

 小白從頭到尾想了想,先是和自家主人看《畫皮2》,然後秦沐從床上跳下,迎著關羽,那個時候關羽的手上拿著秦沐的地址……不對,地址?小白觸電般的跳了起來,有著秦沐地址的就是那張老人頭吧。

 小白捂著胸口,太……太敗家了……累死累活不說,還施展了反生歌導致秦沐反噬受傷,又被誤會抓進警察局,小白一只手指一只手指的數著,而這些,只值100元?

 若不是此刻在大街上,小白恨不得尖叫︰“虧本啊!”
本文來自小說《濟世鬼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