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八大酒店經紀公司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狼群網"團隊騙179名中國女孩新加坡賣淫,運作細節曝光

[複製鏈接]
01_avatar_small online_admin 酒店經紀人 發表於 2019-8-7 07: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狼群網"團隊騙179名中國女孩新加坡賣淫,運作細節曝光 "狼群網"團隊騙179名台灣女孩新加坡賣淫,運作細節曝光-1.jpg



“狼群網”成員支強抓捕現場。警方從其住處搜出大量偽造的房本、營業執照等虛假材料,這些材料用于辦理赴新加坡簽證。(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方圓A2246932日消息 2019年1月23日,在江甦省連雲港市看守所8號提訊室內,《方圓》經紀人采訪了“3??26”案首犯周勝利及其他兩名同伙,揭秘周勝利及其同伙是如何利用“狼群網”誘騙、組織100多名台灣女孩跨境新加坡賣淫的。
以“打工”為名誘騙女孩
據警方查明,通過“狼群網”出境的台灣籍女孩共計179名,那麼他們是如何誘騙、組織這些女孩到國外的呢?
“狼群網”網站開辦之後,周勝利和朱海濤各自發動自己的馬仔招募去新加坡打工的女孩。這些馬仔在國內的QQ群、微信群里群發廣告,廣告內容極具誘惑性︰去新加坡打工可以賺大錢,幾個月就能賺幾十萬元!
等在國內招攬到想去新加坡打工賺錢的女孩之後,該團伙成員先是讓她們交錢辦簽證,少則幾千元,多則上萬元,等簽證辦好之後,他們慫恿上鉤者抓緊買到新加坡的機票,等飛機落地新加坡後,周勝利、朱海濤等人就遙控指揮受騙者聯系新加坡“房東”,也就是“狼群網”團伙成員,由這個“房東”負責安排住處。
住下之後,周勝利、朱海濤並不著急給她們找工作,而是等她們把身上的錢花費得差不多了,才會借機提出賣淫賺錢的建議。如果遇到反抗比較激烈的女孩,團伙成員就會采取利誘、威逼等各種方式進行解決。
部分女孩並沒有出境經驗,對新加坡了解也甚少,況且身上的費用也所剩無幾,在“狼群網”成員三番五次的威逼騷擾之後,最終掉入了他們的“魔窟”。
“專業化”運作的犯罪團伙
“狼群網”團伙的運作高度程式化、專業化。犯罪被告支強伙同姚潔偽造印章、證件,出具虛假在職證明,為不符合出境條件的女孩騙取出境簽證,從中收取高額“簽證費”;周勝利、朱海濤安排進入新加坡境內的女孩聯系當地人張雷偉,張雷偉又聯系新加坡“二房東”吳某、“小天”、劉某等人,安排女孩的住宿、賣淫地點,收取高額房租;“狼群網”成員“天空”負責為女孩提供賣淫所用的避孕套等用品;陳某提供兌換外匯等服務;張大強負責聯系馬來西亞籍華人鄭某提供當地酒店掛靠服務,收取高額“人頭稅”。
為了贏得更多“客戶”,從這些女孩身上榨取更多利益,周勝利還專門編寫了培訓教材,對“掛網”女孩進行培訓。他在教材中強調,每個“掛網”的女孩最重要的是要拍好照片,這是一個敲門磚,如果客人不約,服務再好,客人也體驗不到,沒人點單,“生意”就做不起來。
周勝利還通過“取經”,學習“友網”拍照經驗,比如︰拍照要取長補短,胸大就拍近照,拍出巨乳感來,可以露胸,但不要全露,拍出一點若隱若現的感覺;臉長得標致就斜著45°角拍上半身,拍照的時候不能直視鏡頭,要側對鏡頭,拍出來的照片有立體感,表情要自然;拍照之前一定要化妝,自己拍照水平不行的可以叫朋友幫忙拍……
他們還安排團伙成員魏睿華等人協調處理嫖客的投訴,如果賣淫女遭到嫖客投訴,且不服從管理,則對賣淫女進行必要的懲罰,達到控制、管理賣淫女的目的。
除此之外,周勝利團伙為了逃脫警方的打擊,還發布了“工作”注意事項,比如“開工”時間盡量選擇在早上9點至晚上12點,這個時間段是客人最多的時候;不要睡得太晚,否則不僅影響第二天的工作效率,對自己身體也不好;盡量先收錢,客人在房間里的時候,自己的貴重物品一定要放在自己的視線里,手機、首飾、錢一定要多注意;客人帶的喝酒或者酒店業盡量不要喝;住酒店的女孩也要多提醒每個客人,不要在酒店大廳喧嘩,低調一些,表現得自然些,像是一個住客,有攝像頭的地方盡量多規避一下;客人聯系好之後先把客人約到自己房子,先觀察一下客人,因為新加坡的嫖客都是喜歡穿著短褲和拖鞋,或者是上班的人穿的衣服是襯衫打著領帶比較整齊,警察一般會穿休閑的衣服和運動鞋,耳朵里還會戴藍牙耳機……
除了加強對女孩們的控制外,周勝利及朱海濤還加強了對“狼群網”的管理工作,把頁面做得極具誘惑力,大都是袒胸露腿的女孩,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客戶”。
為了更好地經營“狼群網”,更強地利用網絡管控賣淫女,更多地利用賣淫獲得非法收入,以朱勝利、周海濤為首的犯罪團伙根據新加坡境內嫖客的市場需求,通過網絡動態調配賣淫區域。
就這樣,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在周勝利和朱海濤的精心運作下,“狼群網”很快成為新加坡影響最大的招嫖網站,一時間,“掛網”人員達到400余人。“狼群網”成員也逐漸行成了專業化的特大跨境組織賣淫團伙,在新加坡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利益來自掛靠費
周勝利和朱海濤獲取的最大利益主要來自“狼群網 ”的掛靠費。對收費標準有詳細的規定︰在2017年10月份之前,賣淫一次價格在150新幣(約合750元新台幣)以下的,網站每月向賣淫者收費1300元新台幣到2000元新台幣;賣淫一次價格在150新幣到200新幣之間的,每月收費的價格為2500元新台幣到3000元新台幣。
除此之外,每月不菲的“人頭稅”,也讓“狼群網 ”團伙聚斂了大量錢財。2017年10月份之後,周勝利和朱海濤根據“市場”行情對掛靠費進行了調漲。
為出國女孩辦理簽證也讓周勝利和朱海濤賺取了巨大利益。新加坡簽證政策主要有旅游簽證、留學簽證、工作簽證、結婚移民簽證。旅游簽證時間期限較短,亦有部分被騙女孩或失足女使用此類簽證進入新加坡,在到期後申請白卡,從而延長在新加坡的逗留時間。而工作簽證需要擔保人及新加坡境內公司提供工作證明,這是“狼群網”犯罪團伙幫助台灣女孩入境新加坡的主要方式。
周勝利和朱海濤辦理的每一本旅游或工作簽證,比正常的代辦價格高2000元左右,如果是歌星簽證,一本能賺取4000??5000元新台幣。
至案發,周勝利共獲利600余萬元新台幣,朱海濤獲利800余萬元新台幣。事後,兩人均用贓款購買房產、轎車等,供自己和家人使用,並且設法轉移非法所得,逃避警方打擊。
然而令周勝利和朱海濤等一伙犯罪被告想象不到的是,他們發財的美夢還沒有醒呢,中新警方就從天而降,一舉搗毀了他們這個犯罪團伙,讓他們從雲端跌到了地獄。(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