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51eth1bygqytzi07q5

58岁老太被撞成植物人 亲属将其搬进肇事者家

[複製鏈接]
avatar 在線會員 wozuiai13265 發表於 2011-7-25 12: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分享到: 更多
看着老伴,无奈的许老汉很伤心。本报记者 王秋实 摄

  同村的两户人家,一家养兔子种果树,一家开蜂窝煤加工厂,他们都在努力奔向好生活。但他们的命运却被一场车祸改变。

  李老太被同村村民刘强驾车撞成植物人,因刘强无力赔偿,李老太的老伴和儿子把她搬到刘强家里。尽管如此,两家人还是被高额费用拖到了贫困边缘。

  近日,在政府部门和法院的协调下,李老太家获得了1万元救助金。

  幸福老太遇车祸

  她是家里最活跃的人、她和儿媳和睦相处、她和老伴共同致富、她的儿子都很孝顺、她在村里人缘最好。然而,车祸让她成为植物人,对所有幸福失去了知觉。

  58岁的李老太像一棵躺倒的“植物”,虽然眼皮微微张开,眼珠偶尔活动,但无论是饿、渴,或者要大小便,都没有任何示意的动作,即使插着导管的胃部已经感染化脓,她也不会发出一点呻吟。她的老伴许老汉坐在床边,一会儿揉捏她的左手,一会儿又换到右手,他说,如果不每天按摩,老伴的肌肉就会萎缩。

  在2008年10月31日之前,李老太是家里最活跃的人。她爱说爱笑,走路生风,虽然身材略胖,却没有任何老年病,一年到头也不感冒一回。村里哪家办个婚丧嫁娶的大席,想找人当大厨,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她。因为乐于助人,李老太在村里人缘很好,连自称“不太熟”的村民都对她的热情有印象。

  这个家不存在婆媳关系难的问题,她和两个儿媳从未红过脸。

  李老太的两个儿子都有正式工作,哥儿俩都非常孝顺。

  李老太和老伴许老汉都算是能张罗挣钱的能人,他们在七八年前就在村边开垦了果树园。在2007年,老两口又花6000元在果树园旁盖了个养殖大棚,专门养兔子。许老汉有时还承接个挖沟、垒墙的活儿。一年下来,老两口收入颇丰。

  如今,那个爱说爱笑的老太太已经成为家人的回忆。2008年10月,二儿媳给老两口生了个大胖孙子,已经有了一个孙女的李老太乐得合不拢嘴,恨不得一得空就去二儿子家看孙子。然而,就在这一年的10月31日晚上6点多,李老太在去二儿子家帮忙做饭的途中,被一辆农用三轮车撞倒,头部受到重创,从那之后,她对周围的一切失去了知觉。

  医疗费掏空两家

  李老太伤势严重,医疗费如流水。两个家庭被彻底掏空,无奈成了他们共同的感受。

  撞倒李老太的人是同村开小煤厂的刘强。当天下午,刘强还卖给李老太家一车蜂窝煤。案发时,刘强忙完一天的生意,准备回家,在经过村口一处下坡时,农用三轮车空挡滑行,刘强突然发现过路的李老太,但为时已晚。

  李老太的家人很快得知消息赶到现场,并将失去知觉的李老太送到医院抢救。在房山第一医院、丰台医院、燕化医院连续住了近200天,李老太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被诊断为重度颅脑损伤、硬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脑积水等,成了植物人。家里多年的积蓄一下子被掏空,七拼八凑地付上20多万元的医疗费用。

  此后,李老太被接回了家,她本该再进行第二次手术,但却无法承担巨额费用。

  此次事故中,刘强被认定负全部责任,他的农用三轮车没有牌照、没有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除了最开始支付过4.3万余元的医疗费,刘强家没有再掏钱。刘强表示,家里实在没钱了。许老汉和儿子想找刘强说说赔偿的事,但对方一直没来。许老汉及家人凑了5000元钱,将刘强告上法庭。

  去年12月,房山法院判决刘强再赔偿李老太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61万余元。李老太的家人没拿到钱,又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三名法官来到刘强家,他们看到的是有些发呆的刘强,和一个几乎没有任何值钱东西的家。

  孩子伙食费减半

  事发后,刘强变得精神恍惚,有时一连出走几天没有音讯。为了节约开支,儿子每天的伙食费从10元减到5元。

  刘强在村里开了家轧制蜂窝煤的小加工厂,靠卖煤为生,妻子在服装厂上班,还有两个上高中的孩子。事发后,刘强受到很大刺激,精神恍惚,有时一连出走几天没有音讯。

  刘强的小女儿刚上高一,住在学校,每周末回来拿饭费。出事后,她感觉到家里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原来爸爸很爱说话,父母白天出去挣钱,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她和哥哥向爸爸妈妈讲述着学校里的趣事。现在爸爸整天不见人影,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自己呆坐在院子角落里。

  妈妈帮亲戚家看孩子挣点辛苦钱,晚上回来照顾家。妈妈难免有点怨言,和爸爸经常因为小事吵架,他们再也没有心情跟她和哥哥聊天了。

  哥哥原来每天的伙食费是10元,现在减半只有5元,而小女儿的伙食费本就不多。妈妈心疼儿子,但发现儿子一天花了7元钱后,还是要多问一句,儿子委屈地说:“我就吃了几个烧饼,喝了碗鸡蛋汤!”

  这位母亲哭诉道:“别的孩子吃8元钱的盖饭,我儿子吃烧饼,心里能不难受么!”她知道该赔人家钱,但拿什么赔呢?

  现在,靠亲人的资助,给刘强买点治疗抑郁的药,再帮孩子付点学费、生活费。

  刘强精神好点的时候也出去打工,但是却很少拿回钱来。他媳妇说,刘强经常在打工的中途突然走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更拿不到工钱。在邻村干建筑活时,刘强从不太高的脚手架上掉下来,所幸没有摔伤,“回家一问,他说以为自己在走平地呢”。

  村委会的金主任说,出事后他在村里看见过几次刘强,原来见面就打招呼、挺爱说话的人,现在看人眼神特别愣,东洋刀,“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他们家轧煤的机器和三轮车也都卖了。

  不出钱就照顾人

  沉重的压力折磨着两家人。许老汉最终带着儿子将老伴送到了刘强家,“拿不出钱,总该出点人手替我们照顾照顾吧”。

  “没了这个人,家要散了。”李老太原来负担着给家里人做饭、看孩子等多项家务,这次她倒下了,许老汉没了得力帮手,无法像以前那样照顾果园、养兔子,再加上李老太现在还需要每天用药、使用尿垫等,产生不少费用,他不得已将兔子卖掉,果园也荒废了,4名少年多次强奸女孩致其怀孕 凑钱带其堕胎。现在的许老汉在一家工厂看大门。大儿子因为得了肾结石,干不了重活。因为请不起护工,大儿媳每天在家照顾婆婆,一天三顿饭用粉碎机把小米粥、馒头磨成糊,用大号针管通过胃管喂给李老太。

  最近医院又打电话催李老太去换胃管,并修补车祸留下的颅骨缺损,这笔费用大概需要数万元。迟迟等不来刘强的赔偿款,许老汉和儿子于今年5月中旬,用一张床板把李老太抬到了刘强家,“拿不出钱,总该出点人手替我们照顾照顾吧”。

  刘强家虽有五间房但都没装修过,墙壁斑驳,除了两间卧室,其余屋里都堆着杂乱东西。李老太和身下的床板占据了刘强家正卧室的一张大炕。刘强两口子先是说可以照顾,后来又说没地方睡,离开家躲了出去。李老太的儿媳妇只好从家带来饭给婆婆喂食。

  房山法院执行庭法官接到刘强媳妇的电话后,立即赶来劝说,在“搬家”不到一周后,许老汉和他的儿子最终把李老太抬回了家。

  村委会金主任说,只要逢年过节,他们都会去两家看看,很希望帮助这两家,武士刀。目前,正打算替李老太和许老汉申请民政救助。如果成功的话,两人一个月能有三四百元,生活能多点保障。

  据悉,7月初,龙泉宝剑,李老太家已经拿到了1万元的救助金。韩村河镇何福文书记说,1万元救助金是法院先找到镇里,商量之后从镇财政批出来的。像这类交通事故等赔偿案件,靠当地政府解决肯定力量不够。目前,镇政府正在审批李老太的低保。

  可申请司法救助

  ■法官说案

  房山法院执行庭陈庭长告诉记者,像李老太这类的赔偿案件“太多了”。对那些的确非常困难的当事人,按照国家规定向国家申请司法救助,一般来说,需要符合被告确实没有能力支付、原告又急需费用的条件;并且属于交通肇事、人身损害赔偿、劳务纠纷等案件。虽然最后批下来的数额并不确定,但只要符合条件,多少都能得到一些以解决燃眉之急。

  此外,他们也尝试通过其他一些渠道缓解压力,比如向所在村镇求援,向民政部门专门科室申请救助金,向当地政法委财政请求支持等。

  此案另一个问题在于刘强的车没有保险,因此60多万的赔偿全部由个人承担,因此上保险对车主来说非常必要。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王秋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